2001的夏天,我從國立藝術學院畢業(現在改名為台北藝術大學),帶著家人朋友滿滿的祝福踏上美國,展開當時預定為期兩年的碩士之旅。

直到現在,我都還對自己第一年初到美國時的堅強感到驚訝,也許是期待了許久的理想終於實現,也可能是興奮的心情真的滿到就要溢出來了,那一年暑假在高雄機場和家人道別時,我這個大一初次離家上台北就因為想家哭了整整一個月的初生之犢,居然一滴眼淚也沒掉;和現在每每一到出境大廳就像演不完的連續劇,大家抱頭痛哭哭成一團比起來,四年間的變化真是大的讓人不知道怎麼面對才好。

這並不是說我在美國四年的日子苦的我只要一到出國的時候就難過的掉眼淚(那完全只是我想家的本性,就像我說的,2001的暑假快樂的出國沒有哭完全是意外),不然我也不會在兩年讀完拿到碩士後,又決定再待兩年拿到歌劇演唱文憑。這四年在美國的日子,其實在我的生命中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在巴爾第摩學會許多如果不是因為在那絕對碰觸不到的事情;以最基本食衣住行的食來說,因為在美國外食消費相當高,我因此學會自己煮飯,這是在台灣這個踏出門走三步就有一碗40元的麵可以吃的環境中比較難得到的經驗;又或者是報所得稅,我還記得剛在信箱收到IRS(也就是美國的國稅局)寄來的表格和說明書時,呆站在信箱前傻了大概五分鐘吧,一來是那本書厚厚一大本大概有幾十頁,二來當然了,全都是英文,哈哈哈!我在心裡大笑了三聲,想說姑娘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有收入要報稅,居然是報給這個連報稅說明書都要查字典才勉強看得懂,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美國,更不用說如果我在台灣,我那萬能的父親一定一手攬起,我根本只要把所有的單據交給他,這件事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我忘記,然後絕不會在我35歲的某一天被國稅局的人通知要查稅或補繳什麼的。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