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名字
  • 請輸入密碼:
今年是我在美國的第五年,我有時依然和我從小接受的翻譯教育和我現在每天接觸的原文世界衝突中。
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是說貝多芬而不是Beethoven,說莫札特而不是Mozart,說日內瓦而不是Geneva,而這也是為什麼三年前當我必須做一份有關Richard Strauss的報告時,Nietzsche這個名字出現了一百遍我依然不知道他是誰,終於在Christian堅持我一定知道這個有名的德國哲學家堅持了很久弄到我都不高興起來時,我終於搞清楚原來Nietzsche其實就是尼采;又或者是Christian講了八百遍Ontario是他一個好朋友長大的地方,我完全不知道那是哪裡,直到有一天看到地圖才恍然大悟原來Ontario就是安大略省;更或者是當我想講韓國的首都時,怎麼樣想的都是漢城,而不是Seoul(還好最後終於改成首爾了)。
我的意思是,我們的政府一天到晚在講要有國際觀,連小學一年級的小朋友都在強滾滾的考全民英檢,我長大那個年代小孩是學鋼琴,現在的小孩則是連中文都講不好,文章寫不出來,成語不會用,中文書完全不看就在學英文,而我們學校課本依然把所有的一切通通音譯成中文,有時甚至不是音譯,像雪梨哪裡像Sydney了?澳門和Macau?而且並不只是學校,娛樂產業媒體也一樣,所有的電影不分青紅皂白通通自己翻,Speed翻做捍衛戰警,Love actually翻做愛是您愛是我(這六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The constant Gardner翻做疑雲殺機(還什麼的,我根本記不起來)我們對岸的同胞就更不用說了,幾年前網路上流傳的電影翻譯一定很多人都笑過。
我完全了解因為不同的語系所以造成這樣的結果,只是當我們不在意現在正在成長的這一代的小孩的中文程度而一窩瘋的迷失在趕潮流學英文、讓小孩在雙語的環境長大之類的不合理文宣時(語言學家的研究報告顯示,母語用的比較好的人學弟二種語言比母語不好的人要快並且容易,我沒有編喔),這些基本的東西,和中文明明可以並存的東西卻完全的被忽視,我是說如果你是學音樂的,至少應該要知道每個作曲家音樂家名字---在他們自己國家的語言,如果你像我一樣是學歌劇的,那至少要知道Der Rosenkavalier就是玫瑰騎士,如果你是學哲學的,那Nietzsche是尼采理論上就不應該是像對我一樣的大新聞了!幾乎我所有的留學生朋友都有相同的問題,而大家也就在一邊抱怨一邊學的日子中慢慢的將基努李維是Keanu Reeves,Schröder也就是德國前總理施若德,或者George Bernard Shaw我們翻做蕭伯那。
而至於為什麼所有小孩,無論會不會講英文,都有一個英文名字呢?而他們的父母,不論會不會講英文,也都用這個英文名字稱呼他們的小孩呢?那中文名字取來是做什麼用的?這真是我怎麼樣也想不通的一件事。下次再說我的觀察。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請注意我的帽子,羽毛多到重得我頭都很難動一下,是在二十世紀初真的被人在電影中戴過的帽子喔!最近Baltimore Opera在演La Sonnambula,中文翻作夢遊女。這齣歌劇應該是我唱過最多以及最難背的合唱團吧有兩百頁的音樂要學並且要在三個星期內背起來,(不過其實和我一考進這個合唱團時演的Lakme比起來,誰比較難其實我分不太出來,因為Lakem也很多合唱的音樂要學要背,加上那是法文,而三年前本人一點法文都不認識!!!)。所以在經過一將近一個月無眠無日的音樂rehearsal、背譜以及一個星期每天三小時的staging rhearsal之後,昨天我們終於從頭到尾走一遍,不要說staging有多無聊,畢竟是Bellini的歌劇,staging總不能比音樂發生得快,所以無聊的部分就不討論了,我們有很多的’站著然後唱一整段不動”,說起來是滿輕鬆的啦,可是因為實在太相似了,常常會忘記站在同一個地方可是其實是要唱不同的東西。重點是我們昨天終於聽到principle的實力,女高音Amina(很有趣,我高中的時候竟然唱過這個小姐的詠嘆調,我一定是瘋了,或者我的老師瘋了!當然沒成功啦,完全的失敗),也就是女主角從頭到尾沒有mark唱到底,超猛!最猛的是最後高潮的地方,也就是我高中時試圖想要唱的那首詠嘆調”Ah, non credea mirarti, ah non giunge’,這位勇猛的女高音(去年演霍夫曼裡面的機器娃娃)硬是塞了個high F 並且拉長至少四拍,至於那些可怕的花腔就不用說了,一個音一個音都像假的一樣,而且她跑花腔的速度讓合唱團完全傻眼跟不上,最後一個B她拉了至少我敢說有16拍,或者更長,為了讓沒唱過Bellini opera的人(像我爸或我妹)知道,Bellini的歌劇有很多的合聲一級四級五級一級進行,然後重複,再重複四遍之類的,所以傑穩總是樂團一直重複那一四五一一四五一一四五一,而這位女超人完全是拉到最後一拍和指揮一起結束,並且沒走音!!!說實在的呢,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她的聲音,她唱歌也一種奇怪的習慣,很像我們在30年代或40年代的錄音會聽到那種straight tone 開始,然後再加vibrato,不過她的技巧真的好到不型,至少有十次high b的極弱音(太多次其實有點無聊),這都是要很棒的技巧才做得到的事;至於男高音呢,沒什麼好說的,幾乎是完美無缺,除了可以再帥一點之外,這位大哥也是好幾個high c拉長音,沒有一次音不準或是氣不夠,你可能會說職業歌手這是家常便飯吧,但事實是,在職業圈中,並不是每個人都總是有一定水準的,我從三年前考入這個劇院的合唱團,也唱了超過十部歌劇,看了一堆職業歌手,有真的很棒的(兩年前我們有一位第二卡的卡門,人美唱的又棒,這次回來演夢遊女的Teresa,或是三年前一個韓國女高音我忘了叫什麼名字,唱Lakme,完美無缺,開頭那一段沒有伴奏的花腔從來沒有一次不準,音色又美----韓國人啊),也有可怕的不得了因為political reason而進來唱的歌手(去年我演flowermaiden的費加洛,裡面的Cherubino就是一個嚇死人的歌手,她在前年的Rigoletto唱Gilda,結果因為樂評把她寫得體無完膚,所以隔年改唱Cherubino,很猛吧?又或是有一個兩年前唱匈牙利夫人唱得很棒的歌手,回來演費加洛的伯爵夫人,從頭到尾怎麼樣都會唱到沒氣,真的很奇怪),所以各種人都有,並不一定你是職業歌手就真的有職業級的水準。總之呢,這次的cast真的不賴,我們合唱團當然也不錯啦,200頁的譜就這樣背下來了。說起來真的很有趣,當你是在準備獨唱的時候,200頁看起來一點都不多,但是當這200頁是合唱的部分時,就覺得一輩子也背不起來吧!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