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明天終於要出發去魁北克了。

已經連續四年的聖誕夜我是單獨一個人在Baltimore度過。教會的工作平常輕鬆,但過節時就是得犧牲的時候,說犧牲是有點太嚴重,只是當所有人都已經回家,留在這的人要不是唱歌的就是在教會司琴的,街上空蕩蕩的,如果自怨自艾一點的恐怕就真的覺得自己悽涼了。

我倒還好,每年都有不一樣的經驗,第一年來美國時,因為工作約是從一月開始簽,所以那年的寒假可是快樂的回家去。之後開始工作,第二年的十一月開始和Christian交往,十二月過聖誕節還沒有熟到硬要跟到人家家裡去過節,所以聖誕節一早撘了火車和好朋友Peter一道去紐澤西找他的朋友韋伯伯,好心的韋伯伯收留我,和Peter到處晃了兩天,就去紐約找當時在紐約的欣怡,賴在她男朋友奕合家賴了十多天,買東西像不要命似的,到現在奕合一想到我就是「欣怡那個很會買又很愛買的學姊」!那一年的聖誕節其實過的很棒,在紐約和好朋友天天逛大街,回到家有整季的Sex and the City,好像是除夕夜撥的,我忘了是哪一季了,只記得議和的室友陪我看到天亮然後兩人不支倒地,真是快樂啊!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的好朋友愛麗絲在今年六月正式結婚了。

為什麼說正式?愛麗絲和她的老公蘇博士其實在2004的秋天就已經在美國公證結婚,因此他們的婚婚關係在當時就已經生效,只是為了兩個人和長輩的時間,今年六月終於喬出時間在高雄補請喜酒。

愛麗絲去年秋天在美國的婚禮我因為有工作無法參加,一直覺得氣惱,接連幾個在台灣的朋友結婚都因為我人在美國無法參加,現在連在美國的朋友結婚我依然走不開,當時說有多懊惱就有多懊惱,幾乎都要以為我真的人緣不好到大家都選我無法參加的時間結婚好讓我無法到場。還好後來愛麗絲善心,把我納入她的陪嫁好友中的一員以及收禮金的掌櫃,我才得以在婚禮當天不僅到場,並且和我的妹妹笑兮兮的在前台招呼到場的客人。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講到rejection letter,每一個唱歌並且有在audition的人一定都有過這種和得心臟病不相上下的經驗。

我從來美國第二年就開始audition,中文叫做是甄選。既然是選,就一定有被選上或是不被選上。我在台灣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四年前來美國考試算是最早的一次,不過當時大概家裡香爐正在搶搶滾,運氣很好,考五家中了四家,命中率高達八成,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莫名其妙,所以也沒有什麼收到rejection letter的經驗或痛苦,唯一學到的應該就是,如果對方寄來的信封是大大一包,那就應該是好消息,如果是小小一個普通信封呢,那八九不離十,是來跟你說I am sorry的。

我也算是相當幸運,第一次在美國的audition就是快樂收場。那是Baltimore Opera Chorus兩年一次的audition,在Peabody讀聲樂的人都知道,這種工會制的合唱團超難考,倒不是一定因為有多好,而是在工會的保護制度之下,除非你真的是爛到開口唱不出音或是視譜怎麼樣都視不出來了,工會規定百分之八十五的舊團員是需要被再任用的。這種規定對老團員當然是好事一件啊,一大堆二十年前就在唱的老人們現在還是在裡頭摸啊摸的,但是對我們這些一心想要開始人生的新一頁的年輕歌手來說就痛苦啦,雖然是兩年一度的公開甄選,可是如果沒有缺不論你有多棒還是無法被錄取的。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十一月中唱完Summer Opera的audition就覺得不妙到了極點;一來是當天是我從來不準卻在那天準了的生理期報到,倒不是肚子有多痛,而是整個身體軟綿綿使不上力;二來是一進去就看到包公一般的黑臉Murai(這位先生是一位對亞洲人相當不友善的日本人),心情說有多差就有多差,我都好意跟他打招呼了,他老兄可是完全沒有表情的望了我一眼,然後埋頭在他的laptop苦幹。在這種內憂外患之下,會唱得好才有鬼咧!而且他們audition當天完全的delay,所以輪到我唱的時候,兩首曲子沒有一首唱超過一分鐘的!!!雖然說因為我兩年前就和他們合作過所以已經認識我了,但這樣的audition situation也真是夠叫人沮喪的了。所以信心滿滿的去,像消了氣的皮球一樣回來,更不要說我和Jessica一路迷路到底,本來50分鐘的車程開了兩小時,唉!每次只要是我和她一起旅行,沒有一次不迷路的,不知道是我還是她的原因‧‧‧

總之回來之後也就沒太放在心上,雖然去audition之前真的滿希望能被cast的,他們今年演莫札特的摩笛,第二或第三仕女都是我的希望,角色雖然不大,畢竟是我能唱並且會被hire的東西,加上他們是professional company,放在resume裡總是好事一件,而且我在德國唱過第三仕女了,真要唱起來一點都不難。不過既然audition不妙,也就沒有再繼續幻想下去的意義啦!

結果兩個星期過去我都忘了這回事,反正也沒期待會這麼快聽到回音,因為兩年前我是過年前在Christian家接到通知我錄取的email的。星期四晚上很晚很晚回到家習慣性的往電腦前一坐,看到我的hotmail account有一封從summer opera寄來的email,心裡一緊,想說該不會這麼早就寄來rejection letter了吧(收rejection letter應該是每個唱歌的人心裡的夢魘,找時間再寫一篇關於rejection letter的故事),在電腦前蘑菇了好一陣子不願意打開那封信,ㄍ一ㄥ到最後終於忍不住滑鼠一按,信很短,看了不到一分鐘,我冷靜的轉過身去跟正在拼命改學生寫有關華格納作業的Christian說,我想我得到第二仕女的角色了。過了三秒的靜默(要他從華格納的指環轉到莫札特的魔笛總得需要一些時間的),兩個人尖叫起來,快樂得整晚睡不著,結果隔天像死了一次一樣。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媽前一陣子打電話來說家裡要裝修,客廳和客房的書櫃都要撤掉,裡頭的書最近正在大整理打包送到圖書館去,妹妹也說她在幫我整理我的書,問我有沒有什麼要留的。想了想,沒想出什麼要留的書,倒是想出一堆關於書的美好回憶。

從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帶我和妹妹的娛樂活動除了去我將來就讀的四維國小在沙堆中搞得一身髒兮兮,然後回家泡在裝滿冰塊的大臉盆中吹電風扇,或是我媽開著一台小喜美載著表姊妹一車七八個人到澄清湖青年活動中心去爬繩索,最常做的就是一手牽一個走路還不太穩的小奶娃去逛書店。

當別的小朋友表現好被老師稱讚獎品是玩具的時候,我和妹妹得到的是一堆又一堆的書,很小的時候就看完當時幾乎每一家出版社有的童書,什麼第一次上街買東西、七十二隻老鼠大搬家(這些應該都是漢聲出版的),都是我童年時很棒的回憶;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就不用說了,書皮都被我和妹妹翻得爛爛的,一直到國中遇到考試壓力大的時候都還會拿出來看看。也許是因為這樣,我小二的時候就不幸的戴上眼鏡,和看卡通是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家僅有的一台電視機放在我爸媽的主臥室完全是裝飾用,我爸媽相信看太多電視對小孩不好,所以他們自己也不看(我爸等我們都大了以後養成的一回家就開電視的習慣,就真的不知道怎麼來的了),所以當年紅得發紫的靈犬雪莉、莎拉公主,我是一點邊都沒沾到,會知道這些個故事以致於和同學不至於脫節純然是看書看來的。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