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還沒到魁北克前,Christian就已經跟我說過除夕夜的party這件事,本來Tremblay家的傳統是聖誕節會邀請媽媽的一群拉丁美洲裔的朋友們來他家一起用一頓聖誕晚餐,然後除夕夜去其中一個二十幾年的好朋友費南多和泰瑞莎家吃除夕晚餐,但是因為費先生家有養貓,而本人對貓極度過敏,所以配合小姐我,今年的兩頓大餐都在湯家(Tremblay如果硬要法翻中會是湯布雷‧‧‧)。所以除夕夜當天下午大家就開始一陣忙亂,我和Christian先是去一家俄國人開的超市買我愛吃的一種俄式茄子,前菜的一種,然後在買的時候接到家裡的電話,說是要去買酒以及蘑菇以及一堆哩哩扣扣的雜貨,其實晚餐不到九點是不會開始的,可是為什麼會這麼趕呢?因為加拿大大多數的商店都是五點關門,尤其又是除夕夜,很少有人會營業超過五點的,我們到俄國店時已經快四點半了,還要去買酒和買菜,所以兩個人在雪地裡猛衝,好不容易都買齊了,居然在停車場裡要倒車出去的時候被一個開房車的太太完全不長眼睛衝出來撞到車屁股!!

為什麼被撞到車這種事要提出來說呢?因為依照我在台灣被撞的經驗,通常撞人的那一方都是下車先罵人的那一造,我有一次在高雄中山路圓環那被一個太太撞到,一下車那太太就馬上大吼,
「小姐,妳這樣開車不行啦!把你的電話給我,我車要送到我的修車廠修,修好了我再把帳單寄給你‧‧‧blah blah blah」
我一聽差點沒跌到,老娘我都還沒開口說你會不會開車,結果在詢問過詹爸爸的意見之後,決定請警察來看看。警察來了之後,當然是年輕有打扮又有禮貌的小姐吃香,先是叫那位太太閉嘴聽我講,然後溫和有禮的問我要不要到騎樓休息一下,大太陽熱啊!哈哈,我們高雄的警察真棒。反正這種車禍到最後一定不了了之,我也沒期待有什麼結果(果真也沒什麼結果)。重點是,這是我在魁北克這時也期待會發生的狀況,沒想到‧‧‧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魁北克的時間,除了去滑雪那天以及我和Christian在一片小孩子的吵鬧聲中偷空去了魁北克的舊城一趟是屬於戶外活動之外,其他的時間多數是在室內,要不是在我住的Christian爸爸媽媽家,就是在兩個姊姊其中一人家。

先說,Christian家的的小孩長得都很漂亮,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總說混血兒長的好的原因,Christian的媽媽是玻利維亞人,那也是為什麼他的眼睛頭髮都是深棕色接近黑色,所以下一代的三個小朋友也都是四分之一玻利維亞四分之三魁北克血統。這三個小孩Gabriel、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不容易在一片小孩的吵鬧聲中,我和Christian偷了空跑到魁北克的舊城一趟。

舊城是我每次來魁北克一定要拜訪的地方,雖然已經來了好多次,每次一下車看到頂上那片城堡還是要忍不住讚嘆一番,舊城裡的街道很窄,很多條巷子都只允許行人步行,車子得停在外圍的街道上。我們先去一家叫Portofino的義大利餐廳,我自從兩年前自蒙特樓的一家無意間因為肚子餓發現的餐廳裡吃到一種叫做Arrabiatta的義大利麵醬,從此不管到哪裡,只要是義大利麵餐廳一定先找有沒有這種醬。可惜的是,從那次之後就在也沒有在別家餐廳發現過。但是光為了要吃這義大利麵特底開三小時的車跑到蒙特婁去我還沒那麼瘋狂,所以自從那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吃到我的最愛,直到去年在舊城的這家餐廳。現在好不容易來了當然要來吃一下我的人間美味。

這張照片是去年照的,今年的只有吃光的盤子!!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在魁北克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我的滑雪處女秀。

自從喆雅從法國回來之後就一直向我強力推薦滑雪的樂趣,我一來是因為沒有機會,二來是從小到大,所有需要用到運動器材的運動項目我都不行,跑步游泳倒還滿有天份,但什麼桌球羽球網球就真的手腦不協調到了極點。所以說沒機會是沒機會,但也沒敢真的去嘗試就是。今年正好遇到魁北克大風雪,Christian有一天早上心血來潮,吃過早餐之後說,
「我們去滑雪!」
我一聽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滑雪?滑什麼雪啊?天這麼冷,走出去沒戴帽子手套不要一分鐘耳朵手指都不是你的了,加上我這個小腦不發達從小摔到大的天賦異秉,不摔得鼻青臉腫才有鬼吧。但Monica說要什麼裝備家裡都有,所以不用擔心會冷死在雪地上,並且我們是滑簡單四肢並用的那種,所以不用擔心受傷什麼的。在他和Monica的強力鼓舞下,我終於努力克服一定會摔的心理障礙,高興試起滑雪的裝備。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真不敢相信十一天的魁北克之行就這樣結束了。

24號晚上唱完教會的彌撒之後,回家做最後的準備等Bonnie來接我去她的小閣樓一起過聖誕夜,等到一點半眼睛幾乎都閉起來時她終於來電說她的彌撒剛剛結束。在我和她一起去買的聖誕樹下交換聖誕禮物,雖然不夠浪漫,卻也別有一番新鮮感。本想說這樣弄一弄都兩點半了也好上床休息,明天我們兩人都還有飛機要搭,結果這小姐說出,
「我還沒打包,還要清洗鸚鵡的籠子,laundry還在樓下laundry room等著烘乾‧‧‧‧妳要陪我聊天。」
我一聽頭都暈了,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只好看她一人在一堆衣服中撿出可以穿的,把不能穿的再丟回衣籃中,反反覆覆終於把一大包行李弄妥。等到她要開始清理那隻動不動就往我頭上飛嚇得我半死的鸚鵡的籠子時,我早已經不支倒地,睜開眼睛已經是隔天清晨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