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9 Wed 2006 07:08
  • 妹妹

今天一早洗澡洗到一半聽到電話鈴響。

心裡納悶,這麼早誰會打來?我的家人都心地善良知道我無法早起,總是忍到他們要睡前才會打來跟我問早安。那一定是電話推銷員了,沒管他,結果沒幾秒手機響了!一看,ID Unavailable,家裡打來的。

「姊,我上了我上了!!!」我那一向冷靜的妹妹在電話另一頭尖叫,等了幾個月終於確定倫敦政經學院要她了!我高興得在廁所大吼大叫,濺得地上一片都是水,想著她從去年九月開始準備,email來email去因為要小克幫她看一些書面文字,改這個改那個,然後一家接著一家接受她,到目前為止命中率百分之百……想著想著,突然不知道是我眼睛濕了還是鏡子霧了,怎麼看不太清楚鏡子裡的那個我。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每個人一生中一定要去一次迪士尼。

從小到大我去過迪士尼好幾次,小時後因為很早就哈日的爸媽幾乎每年都會去日本玩,去日本玩當然不能錯過東京狄斯奈樂園---比較起來我還是比較愛狄斯奈樂園這個翻譯,迪士尼聽起來太死板了----所以小時後對東京狄斯奈樂園熟得不得了,小小世界海盜船以及太空山都是每去必坐的點。我還記得第一次去日本是跟旅行團,帶團的導遊陳叔叔,我忘記他的名字了,小時後誰會記得大人的名字,帶著我們一群小鬼東奔西闖,有耐心得不得了,我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他真是個好人,我說一群不是兩三個,我們一大家族表姊表妹表哥表弟加一加起碼八九個小鬼頭,又都是正煩人的年紀,這位陳叔叔不但和顏悅色,絲毫沒有不耐,排隊排到一半得帶小鬼去撒尿也完全不動怒,要是我早就翻臉。不僅帶著我們去該去的地方看該看的秀,連看遊行都幫我們留好位子,那是我童年的回憶中很棒的一次關於迪斯奈的回憶。

之後又去了幾次東京的迪斯奈,每次去都盡興而歸,第一次因為行程的關係沒看到的煙火也在後來幾次看到,每次看每次贊不絕口。Walt Disney真是個天才,把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童話世界這一點抓的精準,踏進每一個迪士尼的那一刻你就回到了小時候看童話故事每個人都想變成王子公主的那一段童年,裡頭的每一樣設計和每一個卡通人物都有和米老鼠唐老鴨一起長大的回憶。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海邊是我這次佛羅里達之行的另一個重點。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去年九月回到美國開始,我就一直期待這場婚禮。

小克(AKA Christian,可是每次要中文英文換著打太累了,從現在開始我決定用我爸給他取的中文名字---小克)的表妹Andrea,其實這「表」字是我自己猜的,外國人真的很小氣,明明是不同關係的人一個字cousin通通搞定,不像我們有表舊堂舊表姨姨媽嬸嬸舅媽伯母表弟表妹堂哥堂姊,以前來美國之前還覺得我們真麻煩,怎麼不學人家一個字通通能用,結果一個字通通能用的結果就是我怎麼樣也搞不清楚誰是誰的小孩,誰又和誰是血親不是姻親;這個表妹是小客媽媽的表弟的女兒,所以應該是表妹沒錯。她從秋天時就開始和小克聯絡有關他婚禮想要用的音樂,我自然當仁不讓,人家都邀請我去參加婚禮了,我也應該要貢獻一下,我就大方的說我可以唱Ave Maria和Panis Angelicus,還有一首巴哈的Cantata 147,小克也可以拉個小提琴當伴奏,沒想到新娘想要像Love actually那樣,用Beatles的All you need is love,還有一些別的流行歌,只有和爸爸手牽手進場時要聽Ave Maria,那好吧!反正唱三首也是唱,唱一首也是唱,我誠意到就是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年的三月十四日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我終於拿到馬里蘭州的駕照。

昨天一早五點半出門,到達MVA時正好六點整,是合法可以聚集在MVA門前的時間,天都還沒亮。要轉進去停車場時,突然一陣不詳的預感,果然不錯,MVA門前早就排了一大群人,後來數一數證明是四十個。

怎麼辦,排還是要排啊,只能暗自希望前面這一群人中,有一半以上是像Christian一樣陪考的,其實這根本是癡人說夢,自己騙自己也該要編好一點的謊言,一群全是男人,除非這些阿米果真的都是有血有淚的性情中人,不然要不是像Christian是不得已被逼要陪我,我不相信有人會早上六點來排隊只是為了陪別人!事實證明我是對的,到了發號碼排的時候,果然前面一群人個個都是考生,發到第二十個就掰掰再連絡了,我除了搖頭嘆息,也已經氣到無法有別的反應。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已經忘記我有沒有寫過這一類的文章,可是要我從頭一篇一篇檢查我又懶,請大家將就將就一下吧!

這幾天讀到一個網友的文章,是在寫她目前人在紐約的MBA生活,很多時後遇到的挫折真是讓她難以招架也讓我們難以想像,我不禁也回想到我剛到美國時相同的痛苦。

來音樂院之前我就先挫起來等,因為我鄉下人不懂獎學金的制度,以為拿了學校獎學金就要爲學校作牛作馬,學校有什麼演出就要鞠躬盡瘁並奉獻到不把自己累死對不起給我錢的人。所以來美國之前拼死命把那一年學校要演的歌劇我能唱的角色通通看過一遍,花了整個暑假演內心戲,「如果和我演對手戲的男生不帥可是我要親他怎麼辦?」,「如果歌劇導演太愛我了每一個演出都要用我怎麼辦?」等等這一類完全沒有邏輯想起來也無知到了可笑地步的故事大綱。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有看過我四年前的美東之旅的人就知道,我們一行人要離開Baltimore往紐約那天遇到美東不知道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大風雪。

穿著羊毛衛生衣加不防水的毛手套,拖著行李在雪地裡走上十幾個block到火車站是這一趟旅途很經典的一幕。外冷內熱讓我鼻水直流,手套不防水所以兩隻手比不戴手套還凍。請記得,美國人沒有人在穿衛生衣的,衛生褲就更省了吧!只會讓你進到室內暖呼呼想脫又不知道脫下來該拿在手上像圍巾一樣掛著還是塞進裝滿譜看起來很有氣質的袋子裡,大衣保暖的倒是好好買一件,台灣的全是重看不重用,穿在身上讓你美得像小公主並不代表你就真的可以穿在雪地裡行走五分鐘。

好不容易歷經一番沒搭上火車並且終於到了該來接的人卻沒來接的折騰之後,終於安頓在一家位於有小台北之稱的Flushing上的一家對岸同胞開的民宿,民宿裡頭怎麼樣另外那篇文章都寫過了這裡就跳過。重要的是我們在紐約!!!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告別我的朋友T之後,一行人飛到東岸和C會合,C沒有考舊金山音樂院,因為她只想來東岸。

在Baltimore我忘了是怎麼會合的了,總之學校給的資訊很詳細,我們從學校推薦的旅館那張單子上訂了一家走維多利亞風的旅館Government Inn。裡頭很漂亮,價錢也不貴,只是要走去學校的時候出了點小意外,該往downtown走卻走錯方向,看到Baltimore荒涼的地方讓大家嚇了好大一跳(請參閱四年前的Baltimore),現在想起來當時沒有被嚇跑還跑來讀還真的是命運天註定。

Baltimore和舊金山比起來很冷,台灣帶來的大衣完全是重看不重用,只能搓著手暗自希望體內調溫系統能趕快發揮作用,無奈天不從人願,從踏上東岸的第一天冷到離開那一天。然後回到台灣又開始在心裡暗暗希望夏天不要來,真是難伺候。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昨天早上和我阿母講電話,討論她覺得我的blog有多好看正講到高興的時候,我住的地方的火警鈴突然嗶嗶嗶的響個不停。

講到這警鈴,大概一個月前警鈴也因為故障響過一次,那次是在傍晚六點多的時候,人都回家了,整棟的住戶非常遵守規矩的爬樓梯下樓在lobby集合,我才發現原來有這麼多住戶我一次都沒見過!大家在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情況之下聊起天來,也算是敦親睦鄰好事一件。

所以我想這次應該是又故障了,試著裝做沒聽到,因為我阿母講到興頭上我也想多聽一點稱讚我文筆好的話,畢竟不是天天過年啊!可是那嗶嗶聲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而且這種嗶嗶聲就是『曾參殺人』的意境,聽一次不覺得怎麼樣,聽多次了就覺得好像真的有火災發生了。我趕快跟我阿母掛斷電話,因為有上次的經驗,拿出個小包包抓了幾樣我覺得重要的東西,衝下樓正好順便去健身房!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有一百個討厭去健身房的原因。

其實我一點都不討厭運動;國小時我就是那個帶領班上男生在下雨天之後打赤腳去跑操場的女魔頭,大隊接力我總是跑搶跑道那一棒;上了國中更是進了班上的籃球隊,還打班際籃球比賽,我記得最勇猛的一次是三分球連投四球中三球!高中更不得了了,因為全班都是學音樂的女生,我這從體育課從來不會被犧牲掉的附中來的野孩子,校慶的時候我永遠都跑最後一棒,一百公尺短跑也一定都有我的份,上大學之後,學校游泳池更是我的好朋友,有一年我幾乎天天去,每天不游個一千公尺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所以這樣說起來,我其實算是個運動寶寶,只是從健身房開始在台灣流行之後,我就從來沒有喜歡這個去健身房運動的concept過。小時候的理由比較簡單,既然運動就是要出汗並呼吸新鮮空氣,在空調老是開到攝氏21度冷得要命的冷氣房裡跑得腳快斷了還是流不出幾低汗;長大之後討厭的是,健身房的牆上永遠都貼滿了穿著漂亮NIKE或PUMA運動衣臉上永遠都有畫眼線塗睫毛膏腮紅的女模特兒的照片,這些運動衣都有一個功能,就是要不露肚子就露胸,難道這些人的媽媽都沒有告訴他們流汗的時候肚子吹風最容易感冒嗎?而且,怎麼流汗了眼線睫毛膏都還是牢牢的黏在臉上?一點邏輯也沒有。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阿爸阿母都不是學音樂的,我也沒有從小就讀音樂班,所以他們對音樂界的知識等於零,我阿爸後來很認真也很湊巧的認識了一些音樂界的朋友,所以現在對於誰是誰才稍微有一些概念;不過當時在我決定出國讀書之後,他們是真的除了加油就是祝福,給我無限的支持,讓我知道要花什麼錢要撘什麼飛機哪家航空公司只要開口就有人會理我。先在想起來,我真是幸福!不過那也表示,我阿爸阿母負責出錢以及當我煩躁的時候的靠山,其他一切靠自己。

所以接下來確定考試學校的行程之後,就開始我個人認為最痛苦的訂機票訂旅館安排路線的過程。痛苦的不是安排行程這一項,我還滿愛安排旅程的,難的是我們一團『考試團』團員四人,每個人的考試行程都不一樣,加上有些學校這個有考那個沒考,要把大家的行程湊在一起簡直比不可能的任務還不可能,阿湯哥最後總算是完成他的任務,我一個頭兩個大每天光是畫圖表分析這分析那就搞到我頭昏眼花。好不容易排出行程,接下來就是訂旅館訂機票,這個我阿爸就有出到力了,因為他的一個好朋友是開旅行社的,所以把我們的行程告訴這阿姨之後,她就快速的回覆我們,並且找便宜的旅館訂,簽證當時是用旅簽,911之前進出美國沒有現在這麼痛苦,每個人海關都把你當成賓拉登,真是!

機票旅館搞定之後,我們四個人出發時間相同,回來台灣的時間稍有不同,因為我還要多考兩家錄音帶通過的學校,所以我得自個兒一人待在紐約待三個晚上,當時一心歡喜,覺得自己長大成人終於可以獨自一人在大城市中享受單身女郎的感覺,那時還沒有Sex and the city,不然上一句的單身女郎就改成Sex and the city。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一陣子是各大音樂院的audition season,好幾個朋友因為要來考試,或是將要來考試,問了我當時---也就是很久以前的五年前,準備來考試的過程,以下純粹和大家分享,如果因為年代久遠,資料不正確,請盡量更正。

從2000的冬天,我們藝術學院(現在改名叫做台北藝大)95級的聲樂組就開始瀰漫著一股準備要出國的氣氛。當時一班九個唱歌的,已經知道有兩個篤定是要去德國,兩個大概就在台灣待著,三個---也就是包括我自己努力的準備要去亞美利堅合眾國。在那個網路還不發達我也還對電腦有像對數學一樣恐懼的年代,我連email都是好幾天才去鼓起勇氣下定決心進學校的電算中心收一次,好像小時候一遇到隔天考數學就會自然的肚子痛一樣,總是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不去碰那些當時只有很厲害的人才不會弄壞的電腦。不要說goo不google,連yahoo的搜尋引擎都不會用,也就別提要靠電腦找什麼學校的資料。

當時比較流行的是找代辦,什麼美加哈佛都是又熱門又貴的代辦單位。C最積極,找了代辦,幫她把各式各樣的表格都整理好交到她手上,而我反骨,不願意為了那幾張紙花上萬塊請英文都不見得比我好的代辦人員幫忙,自己一個人個體戶作業,好在C好心,我們每週有一堂課一定會碰面,當課程內容太無聊時,用來交換情報,說是交換,其實都是C把她代辦那得到的資訊和大家分享。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過了大概一個禮拜,終於找到一天我和Christian都行的時間。

鬧鐘撥了六點半,一響馬上跳起來準備,臉都沒洗只刷了牙穿了衣服就衝出門,一路上自己演起內心戲,希望能排到第一個,又怕排第一個到時候這個沒過那個沒過丟臉,一路自己演到MVA停車場,一看,哇!空的!!!一得意,踏出車門差點跌了個狗吃屎。

一馬當先衝到門口排第一個,以前國中去排郭富城的演唱會都沒這麼好運,可見想要拿駕照的人的企圖心遠不如想要看偶像的人的熱切。拿出昨天好心的學長email給我那流傳已久可是因為我人緣不好一直拿不到的考古題,在寒風陣陣中苦讀。隨著日出,陸續有人到達,魚貫排在我們後面,大多數都是講西班牙文或是帶著濃濃西班牙腔英文的墨西哥人,大家在寒風中乖乖排隊。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終於到了回去看我的TB test結果的那天。

其實剛注射完那一劑TB怪東西之後,我就發覺不妙。醫生說在48小時後回來看結果,結果當天晚上我的左手就腫得和發粉放太多的麵包一樣。我一開始還忘記應該是因為那Test,想說該不會是又吃到什麼不在我『有過敏可能』單子上的食物,後來才想到是TB那東西。

腫了兩天,還好現在是冬天,穿長袖看不出來衣服底下是一丸像被山上毒蚊子咬到那樣的一大包,不然我看也不用再看什麼結果了,直接叫我戴上口罩帶去隔離吧!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r 06 Mon 2006 10:21
  • 搭訕

今天做完我那一定是陽性反應的TB test,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有人跟我搭訕。

說到被搭訕這件事,我就有滿腔的抱怨。以前在台灣的事就『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了吧!老是說自己以前有多少人追,就好像我那明明比我這162的小矮人還要矮,卻老是說他年輕時180的可愛外公一樣令人懷疑(親愛的外公,你在天之靈,就別和我這不肖孫女計較了吧)。來美國之後,每天早上出門前照鏡子,我是那種覺得自己今天一定比昨天美,明天一定比今天美的快樂人。所以當逐漸發現和我搭訕的人遠比四年前剛來美國少的時候,真是一肚子鬱悶。我不知道是因為四年前剛來美國時,臉上總是掛著『我是外國人,歡迎跟我講話』的天真無邪微笑,還是現在因為生活忙碌加上總是害怕被搶,臉上臭得像是刻了『leave me alone』;以前上學的路上,一兩天總會有路人和我搭上幾句話,而現在呢,除了我家旁邊保險公司的警衛會因為我走過而不小心把煙蒂掉在地上之外---也不知道是剛好風大還是真的被我驚艷到,我已經很久、很久、很久沒有被人搭訕了。

倒不是說被人搭訕是一件對生命多有意義的事,但是在我的身分證配偶欄還是空白時,欣賞我的人當然是多多益善。但反正這種事也無法強求,我總不能出門前老是拜託菩薩,「請讓我今天被搭訕吧!」或是隨時保持儀態萬千的雍容華貴,我這明明總是特意很早起卻老是遲到的人,做、不、到。所以只好自己摸摸鼻子,反正快要邁入熟女之路了,再也不是我媽媽阿姨口中那個『不打扮都漂亮』的青春少女,沒人搭訕就沒人搭訕,自己安慰起自己,『這也沒什麼了不起』!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過了十一個月。

拿到那張薄薄的證書時,心裡雄心壯志,想說一定要在很短的時間內把筆試和路考考過,很快就可以開Christian的車上路,他不用車的時候我就可以趴趴走。結果一點都不意外的,那張證書很快就被我塞在一疊『不知道要放那裡所以就堆在一起』的紙堆下,過一陣子想起來就拿出來看一下,然後騙自己還有很久可以拖,反正一年才到期,就這樣一拖拖到今年二月中。

有一天,突然想到好像離上次考那個試過了很久的時間了,忍不住把那張紙拿出來,嚇到!!再一個月這張博薄的紙就到期了,到時如果沒有拿到駕照,就表示要重新再考一次『古柯鹼服用了對開車有何影響?』那一纇的試。心裡一驚,趕快聯絡MVA(等同於我們的監理處)約考試時間,打電話打了八百年就是打不到一個真人來接電話,和電話公司Verizon以及移民局真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我真的要抱怨一下,美國什麼都要appointment,可是不論你打到哪想要make an appointment,百分之九十五你找不到真人跟你講電話,要不是給你一堆選項,讓你和你家的電話玩按鍵遊戲,就是讓你聽音樂聽到最後氣得掛斷;我打過最氣的就是Verizon電話公司,如果他把你put on hold也就算了,這家電話公司可跩了,他的錄音直接跟你說,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來巴爾第摩四年多,我一直都想拿到美國的駕照。

本來以為我既然已經有台灣的駕照了,換一下應該就成了吧!沒想到差得可遠了。一開始是朋友說,不成不成,還是要筆試加路考才行,畢竟不同國家交通規則不完全一樣。那我想,好吧,那就把筆試的書拿來讀一讀,總不會難到在路上開車開得亂七八糟的巴爾第摩人都考得過,而我這個大學讀到順利畢業的人卻考不過吧!

結果上網一查,才知道不只這麼回事。馬里蘭州規定,從來沒有在美國拿過駕照的外國人,要通過一樣叫『3 hour alcohol and drug test』。一知道的時候心裡涼了一半,以為要去特定的地點上課,拜託,就沒駕照開車了,怎麼還能到處趴趴走?後來知道可以在網路上把規定的時數讀完,稍微放了一下心,可是沒有多久就又傻演了,因為在網路上流纜了一下,那內容多到一看就自動頭暈,而且當然全部是英文!!!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起了個大早,連早餐都沒來得及吃就衝出門往醫院跑。

一到醫院,說是醫院,其實應該叫診所,候診室不大,我和雷小姐sign in 之後,開始填單子。填完之後,把我們帶去的預防針的表格給他們看了一下,決定需不需要再打其他的疫苗。我一定要說一下,我們台灣的醫療制度雖然一天到晚被罵到臭頭,可是今天我和從蘇格蘭來的雷小姐一同做體檢的情況下,我們台灣完全是勝出!因為我的疫苗紀錄非常完整,該打的都打了,而她少了一劑三合一,不僅要多挨一針,還多了65塊!

之後一位看起來很嚴肅的先生帶我進到診療室,先問我星期六能不能回來看TB test,就是肺結核的測試,我說「不行喔,因為星期六有安排好的工作走不開。」心裡擔心他會翻臉或說,「那你今天來幹麻?」結果很顯然這先生是面惡心善那種人,很好心的提議,「那不然你星期一再來做好了?然後星期三來看結果?」我馬上說好,然後雞婆的補充,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前天終於決定要去做辦綠卡要求的體檢了。

昨天一早起床打了電話,和律師給的名單上其中一個醫師約好星期四去,另一個蘇格蘭的女高音雷思莉小姐和我一起,兩人有伴也比較不怕,至於有什麼好怕的呢?我也以為沒有,可是……

在電話中,只覺得這位醫生講英文有很重的口音,但是聽不太出來是哪裡,我只知道他有可能是亞洲人,因為last name是Sun,應該是孫。講到一半,問到我的國籍,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