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之前講到過敏的事,居然忘記提到兩次我被貓攻擊的事件。

一次是兩年前,在好友J邀了好幾次之後終於時間湊的上去她家拜訪,到了之後只見好幾隻肥貓提著碩大的屁股到處走動,也沒多想啤酒拿了坐下就開始聊天,沒多久怎麼逐漸呼吸困難,可是因為好久沒來J家坐,總不好屁股都沒坐熱就說「我身體不舒服先走。」才二十幾歲也不是又不是七老八十了,硬是撐了好一陣子,最後實在受不了,拉著小克匆匆說了再見急急忙忙像逃難一樣衝了。

走出J的公寓還是無法呼吸,現在寫起來還是一陣恐懼,好像回到國中那時吃到會引起過敏的食物整個喉嚨罷工關閉吸不到空氣的惡夢,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晚餐就是幾乎兩三天就吃一次的義大利麵,不會連番茄醬的義大利麵也吃不得了吧?後來回到家趕快把pump拿出來吸,好一點之後又回想了一下,果然給我靈光一現,「貓!」罪魁禍首就是那幾隻肥貓。J家和美國人那動不動就滿地Pizza盒啤酒罐比起來並不算髒,但和我家進門要拖鞋碗盤放隔天都嫌礙眼這種比起來就不能算乾淨了。加上那貓超會掉毛,整個沙發上充滿了貓毛再加上灰塵,難怪我一進去沒多久就像要死了一樣。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原來另一卡的主角們更妙。

很神奇,不曉得我們這劇院是怎麼一回事,每次如果有兩卡人馬理論上會比較遜的第二卡總是比第一卡好。兩年前唱卡門時也是這麼回事,唱第一卡那位據說是南斯拉夫什麼當政者的老婆還什麼公主之類的,聲音是真的好聽我得承認,但臉臭得要命,態度又不好,英文也不通,卡門演起來不但不性感,反而還像被倒了八次會一樣。反倒是那第二卡Angela Horn小姐,又美艷性感身材好聲音又有power(可以有人告訴我power在這要翻什麼中文呢?力量嗎?),人也很和氣,總之真不知道劇院在想什麼。

沒想到這次又一樣。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小時候是個標準的藥罐子,一天到晚咳嗽流鼻涕,大病沒有但小病一大堆。

那時還不流行過敏這個名詞,常常我爸媽抱了去看醫生,「流行性感冒,吃吃藥就好了。」幾年下來吃了不少沒什麼效果的冤枉藥,也不能怪當時的醫生,畢竟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時空氣污染沒現在嚴重,打噴嚏流鼻水要不是衣服沒穿夠肚子吹風受涼就是在學校被隔壁老是掛著兩串鼻涕的小明傳染。

上國中之後,早上醒來打噴嚏的情形漸漸嚴重,常常一個早上要用掉半盒面紙,搞得家裡驚天動地,我媽那時候還擔心我不知道是不是有鼻竇炎,但除了就鼻水無法控制的流不停之外倒也沒有其他頭痛發燒的症狀,只是有時嚴重起來會有氣喘的可怕症狀發生是比較嚇人的。有一次終於在我鋼琴老師的介紹之下去看了高雄市當時很有名專門治療過敏專科的劉文章醫師,去了之後才算是和「過敏」這兩個字正式結下不解之緣,也從此要與其共生一世。在劉醫師那一共扎了二十幾針測試過敏源,測出來嚇嚇叫,連醫師都說沒看過有人對這麼多過敏源有反映的,貓毛狗毛雞毛兔毛地毯塵螨還有一堆我現在想不起名字的怪東西,從此之後我就落入每星期挨兩針抗過敏劑的深淵,真的是每星期,爲我已經很忙碌的國中生活多添幾分色彩。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至於美國人,或者歐洲裔或非洲裔的美國人,則又是另一個樣子。

義大利裔的爸爸媽媽不太在意孩子上課的情形,學費繳了人有接有送就算盡了責任,所以學校的一些義大利裔的孩子們可愛是可愛,但是學了好幾年拿琴的姿勢依然歪七扭八,真不知道怕格尼尼的爸媽是怎麼樣把他教出來的。不過義大利人很可愛,每逢聖誕節一定送自製的義大利麵醬和手工擀的義大利麵,也算是表達他們對老師心意的另一種方法。

至於非裔美國人的父母呢,全是一個樣,全世界他的小孩最棒,學校大班課(很像以前林榮德音樂班那種很多孩子一起上的課)的進度對他孩子來說根本太淺,是個joke,只要一開口是以「我家XXX」為起頭,這對話絕對是落落長,沒有一時半月是作不了結尾的。而小孩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當然個個態度傲慢得不得了,走路走不好站也站不直,只知道上課亂動老師問什麼第一個舉手結果什麼也不會,然後呢,媽媽在後頭提詞也提不對,開始抱怨課程內容,抱怨老師教法,什麼都有得抱怨,反正千錯萬錯都不是他們的錯。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在上一篇文章不該嘲笑那矮小男高音的。

今天整排,六位主角卯盡全力火力全開,第一幕在一片周旋於四位窮苦的藝術家的嘻笑怒罵混亂之後,終於到了男主角的世界名曲Che Gelida Manima(妳那冰冷的小手),一開始我還有點小懷疑,因為唱Marcello的那位胖先生聲音超大,是屬於聽起來一直覺得有痰卡住那種聲音,可是真的很大。所以當Rodolfo先生開口的時候怎麼突然有一陣音響不平衡,有一點小聲聽不太到,不過音色之漂亮倒是和聲音有點小同時出現在我的腦袋裡。

唱著唱著,只見合唱團每個人都直起身子,他先是有個high B flat,完美的唱上去,看起來一點都不費力氣,這時如果有攝影機,大家應該已經是一臉目眩神迷了。然後最後aria要結束時,那high C拖了好幾拍,所有人秉氣凝神,整個排練場只有那完美的高音C充斥著,唱完之後,全部人都瘋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劇院現在正在排Puccini的La Boheme。

我第一次看Puccini的歌劇是五年前來美國audition時,在New York City Opera看的Tosca,除了音樂好聽得不得了之外,我還記得那女主角身材超好,肚子沒有十個歌手九個半會有的一捲一捲像捲麵皮一樣的捲。可惜普先生一輩子不愛次女高音,每部膾炙人口的歌劇主角一定都是女高音,而且最後通常都會會死翹翹,Tosca的Tosca、波希米亞人的Mimi、蝴蝶夫人的chocho桑、還有杜蘭朵公主裡的柳兒(那公主太兇猛了死不了)。幾個少數次女高音的角色則要不是老的就是醜的,像是Gianni Schicchi裡的老女人Zita、或是Il tabarro裡面可怕的Frugola、還有Suor Angelica裡那個愛管人的討人厭老修女La Zalatrice,唯一一個比較年輕的就是蝴蝶夫人裡的鈴木小姐,可惜也只是個僕人,成不了大業。

最近一次在劇院裡看普先生的戲是兩年前在Met看的波西米亞人,那時不知道有學生票可以買,和男朋友兩個人傻傻地買了站票,站得腰酸背痛加上快成了鬥雞眼,因為視線要一直在遠方的舞台上小小的人影和眼前的字幕機焦距轉換,儘管是這樣,到最後一幕咪咪要死時,我們兩人還是淅瀝嘩啦哭到不行。音樂感動人啊!我知道有人說他的音樂上不了大場面,太流行太普遍,根本就是亂講(我是很想用比較直接的形容啦!像是屁啊屎的,可是礙於這是family friendly的地方還是收斂一點的好,意思點到為止)。音樂本來就是要感動人心的,再好的音樂不能得到共鳴就沒有意義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比如說,印度父母的時間觀念很糟糕。我們一想到印度人,通常都是他們很聰明,講了一口捲成八段的捲舌英文(請看世界英文),還有很多醫生都是印度人。可是除了這些之外,他們還常常搞不清楚時間,男朋友的一個印度學生的家長,老是搞不清楚星期幾上課,一個禮拜至少要打兩次電話問上課時間,明明每一個星期都是固定時間的啊,怎麼會這星期是星期六上,下星期就會變成星期五?難道他們過的不是我們的七天星期制?而且如果要改上課時間一定都有寫在本子上,每次這媽媽打來我都要這樣納悶一下。常常打來是電話答錄機要留言,這印度媽媽留言也是一絕,每次在講到重點前都是落落長一串「哈囉,這是XXX,XXX的媽媽,這是給XXX的留言,這是XXX(沒錯,又重複一變他是誰),要留言給XXX的小提琴老師XXX(是的,又一遍),我有一個問題……」然後才開始講重點,可問題是講到這答錄機就「嗶」,把她切斷!所以她就會要再打一次,然後一樣的情形就上演一次,我真的沒有誇張,我親自聽過這樣的留言至少三次,每一次都是正要講到重點就「嗶」,我和男朋友常常很沒道德的笑到肚子痛,事後回電話給這印度媽媽,都會發現根本都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一點打來被答錄機切掉三次的必要都沒有。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復活節當天的早上九點,是的,早上九點,耶穌搞不好都還沒真的活過來,男朋友正在拉一個教會的彌撒,只覺得電話一直不斷的震動,事後聽留言發現是這位印度媽媽,打來做什麼呢?除了祝他復活節快樂之外,又留了一個落落長的言,關於某一首曲子的第20小節的第二拍要用什麼指法,而當然,這指法好端端的寫在簿子上,不知道是她沒看到還是根本忘了有簿子這回事,最神奇的是,這印度媽媽和她的先生都是Hopkins的醫生!!!

除了搞笑的印度媽媽,韓國媽媽也是一絕。韓國人英文不好是舉世皆知的事實,但我不知道韓國人不太有禮貌是不是也是舉世皆知的事實,至少男朋友的韓國學生以及其他人的韓國學生父母都有點魯莽,我不知道是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還是其他原因,韓國媽媽總是給我很直接幾乎有點粗魯的態度;有這麼一次,我聽到一個韓國媽媽的留言,「This is XXX,我不記得你上星期說這星期要不要上課,請打給我,再見。」是的,開頭沒有稱呼結尾也沒有謝謝。而韓國爸爸是不太管孩子教育這件事的,至少不到最後關頭不輕言開口。就有這麼一次,有一個很乖的韓國孩子來上課,因為拔牙打麻藥的關係吐了一地,通常這孩子都是媽媽帶來上課的,那天正好媽媽有事,所以只好打給爸爸請來接孩子回家,還幫他把吐了一地的穢物清理乾淨,結果這爸爸來了之後一句話沒說孩子帶了就走了!下次上課孩子的媽媽帶了一盒巧克力來道謝並道歉,說不知道他先生怎麼搞的,居然把孩子帶了就走人,真的很抱歉。

除了魯莽這點,韓國媽媽們還很愛八卦,這也許不是全民運動,不過我自己就曾經成了好幾次韓國媽媽八卦的內容。有一次男朋友的室友回家說,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因為男朋友工作的關係,有機會接觸到各國的父母。本來以為在美國的父母和我們電影或電視影集上看到的都一樣,不太管孩子,採說是開放其實接近放任的教育。錯!和我在台灣音樂班遇到的家長,這些孩子的爸爸媽媽些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要先說,這些全都是我自己的經驗,不代表任何立場,歡迎大家討論就是。

在台灣讀高中的時後,因為我不是從小在音樂班的環境長大,同學間家長的互動頂多就是選家長會長家長委員的時候大家相害,平常家裡開車接送的同學父親一定高票當選,像我這國小走路國中騎腳踏車的一般平民的父母是從來沒被老師推薦過要同學圈選當家長委員的。而真選上家長會之後,一學期開個一兩次會,內容不外乎討論學校哪裡又需要錢,請熱心的家長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頂多是希望有錢的人比有力的多。所以當我去讀高中之後,常常會被我那從小讀音樂班同學的媽媽會有的舉動嚇得瞠目結舌。同學之間搞小團體也就算了,誰說他小時候沒有搞過小圈圈都是騙人的,不過如果連媽媽都加入戰局就有點複雜。我讀的那一屆這種情形不算嚴重,但是誰考的好誰考不好這種小孩想要能藏多久就藏多久的消息怎麼老是都以光速傳回家,媽媽們有時都比我們還早知道學校發生了什麼事。而且媽媽們之間是有網絡的,沒有什麼事瞞的過他們的眼睛,我當時想,如果媽媽們都加入國家安全局,陳進興應該也會想要先拿槍射自己再切腹吧!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美國有裝家用電話的人應該都有過這種經驗。

電話響了。

「Hello?」沒人講話。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上大學之前要和我媽上市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早上七早八早就要趕上學,週末補眠睡到自然醒都來不及了哪有精神做別的事。是上大學之後才開始和我媽一起上市場的,回家都是週末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媽星期日早上一吆喝我就乖乖跟著去當提菜的免費勞工,不管是地上濕漉漉總是有一股怪味的傳統市場或是一包一包幫你都用保鮮膜包好的超級市場,我都熟得不得了。

傳統市場的好處是人情味濃,和熟識的攤位交易就算你菜買不多,那蔥薑辣椒依然是不要命的送,常常一個塑膠袋裝的東西有一半以上是不要錢送的。水果也是,市場裡有一家賣水果的攤販我都叫李叔叔李媽媽,每次只要我和我媽一出現,不論我們挑什麼水果一定都從後面的箱子拿比較漂亮比較新鮮然後定價每斤再少個五塊,不只這樣還幫我和我媽這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家把東西提到外面等我爸來接。一直到現在每年我回家,和我媽上市場都依然是星期日一部分的娛樂。

至於超市,因為我媽偏愛傳統市場,所以我知道的超市就不多,頂多就是像家樂福大樂好市多之類的大賣場,東西多價格便宜,不過就是少了和人閒話家常的那一份親切感,也是可以和幫你秤重的阿桑聊兩句啦,可是根據我的經驗,不曉得為什麼,這些大賣場秤重的阿桑都不是很愛理人,我這個菜市場小公主在這些東西總是包得整整齊齊衛生有餘人味不族的超市裡竟一點用武之地也沒有。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和好友B幾天前決定去趕最後一波的櫻花熱。

其實我要走之前就看到一個朋友的MSN暱稱是「各位,DC的櫻花早掉光了,請不要白跑一趟」,可惜B堅持不相信,說既然Baltimore的花都還健在,DC的為什麼會掉光?邏輯上聽起來當然是有道理,可是誰會無聊到用一個謊言當作自己的暱稱呢?凹不過她還是去了,果然只見一片青翠,除了綠色沒有別的,一點櫻花的影子都沒有,倒是看到我一生中見到最多的南美人。

我們本來在街上悠閒的走著,享受冷了一個週末之後難得的陽光以及連續不斷從有著深輪廓阿米果傳來的注目禮,只覺得怎麼放眼望去都是講西班牙文的南美人,並且舉著各式各樣的旗子,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來美國之後,生活上最大的改變就是吃這件事。

我們中國人民以食為天,一天三餐有時加個下午茶和宵夜,有很多時間是和吃有關係的。在台灣的時候,住高雄時一開冰箱永遠都滿滿媽媽的愛心,要是沒有陪伴我一起長大的媽媽牌杏仁豆腐或是綠豆支仔冰,也一定有昨天魯的油豆腐加香菇或是有聚寶盆功能總是愈吃愈多的一鍋補血紅豆湯;去台北讀書後沒有像住家裡那麼方便,從家裡偷了電磁爐,不忙的時候泡麵加蛋加青菜成了泡麵deluxe,少數忙的時候走三步路也一定有五十塊一盤的炒飯或湯麵,隔壁就是賣十五元一杯珍珠奶茶的魁可立,冬天還有燒仙草可以暖暖身子。總之吃從來不是一件大問題,台灣真是寶島。

來到美國之後,什麼都還沒學會就知道除非你家開銀行,不然餐餐在外吃很快就可以包袱款款準備回家。在美國隨便一餐都要美金十元上下,除非你不在意餐餐都吃冷的三明治,不然要吃熱食真是貴得連我在台灣從來不吃的附送麵包都一定吃光還要第二盤。中國餐館倒是還好,但是要我餐餐吃用酸甜醬作成的美式中國食物我也真的一想到就倒胃口,尤其我吃素,選擇性更少,吃來吃去永遠是炒菜河粉炒菜麵炒菜飯,我相信住在華人較多的城市的人應該痛苦會比較少,至少我們鄰近的DC就有台灣來的半畝園!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昨天晚上唱了一場爲有錢人辦的音樂會。

這場音樂會主要是Washington Summer Opera要爲劇院募款,所以來參加的人都是穿著美麗華服的有錢人,女士的衣著花樣複雜讓我看得眼花撩亂,有戴著奧黛麗赫本在窈窕淑女裡戴的那種小帽子的,也有頭髮梳成像是要去參加坎城影展的,臉上個個是濃妝豔抹;至於男士則選擇有限,邀請卡上的dress code是Black tie,也就是只能穿西裝或tux---這個tux,根據我查字典的中文翻譯是男士無尾的半正式禮服,西裝的襯衫還一定要白的,如果你想要穿Prada的銀白皮褲加黑色Armani的絲質襯衫,帥是帥啦,可是不僅和所有人格格不入還有可能被在入口帶位的人先趕出去再說。我其實不太懂男士為什麼要穿tux,因為在場所有男仕者也都穿tux,這樣一來很難分的出誰是倒酒的誰是喝酒的吧?

晚會舉行的地方在華盛頓的四季酒店,光找這個地方就把我嚇出一身冷汗。不僅因為DC的交通很混亂,常常一條路走到一半突然不能繼續往下走,因為本來是向北的單行道突然變成向南的單行道!!!加上昨天星期六看櫻花季的人潮把整個DC塞得亂七八糟,花了我們一個半小時才從Baltimore開到四季那躲在巷子裡的門口,你會以為這麼大的酒店應該有個金碧輝煌的入口,錯!根本是躲在小小兩棟房子的通道間,真是怪了,又不是說酒店大門口愈隱密星數就愈高‧‧‧我們是錯過了又繞一大圈再開回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小的時候以為世界上所有講英文的人講的都是好萊塢電影裡那種,長大後發現,我錯了,錯得離譜。

我來美國之前第一次遇到非美式英文衝擊是大一那年去南澳的阿德雷德,倒不是澳洲英文讓我苦惱,雖然澳洲人那因為怕蒼蠅太多跑進嘴裡而死不張嘴的含魯蛋英文我也猜得很辛苦,可是和印度阿三那舌頭捲成八段的印式英文一比,澳洲英文就像是「一」「二」「三」和「龜」「蠅」「鱉」比起來那麼簡單。

那一年和幾個學姊住在當地的醫院宿舍,這個世界上印度醫生到處都是,當然澳洲也不例外。早上要一起用浴室,常常好心的印度人要問我們好我們都假裝聽不懂英文落荒而逃。最經典的一次是我有個現在是比利時劇院當家女高音的學姊佳芬在小小的茶水間和一個印度阿三面對面碰到,又再一次證明我媽是對的,愈驚就愈得(台語發音),她是我們一群人中最怕遇到印度人要講英文的,那天早上好死不死這位正在熱咖哩當早餐的印度人好心問她要不要也來一點咖哩,她嚇傻了,不僅沒回答,還在身上的書包拍三下,假裝因為拍書包的聲音太大蓋掉對方講話的聲音所以沒聽到他問的問題,拍完像被鬼追一樣衝出茶水間,我們其他人已經笑到岔氣,她一臉哀怨,「怎麼你們這些英文好的也不進來幫一下?」根本沒有人英文好,遇到印度阿三那捲舌英文連我這當時覺得自己好像很會落英文的人也變成卒仔。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