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開完音樂會,美國的好友A跟著來了近十天,帶著她從南玩到北,同樣的景點和不同的伴果然有不一樣的樂趣。

 

在美國的時候其實和A就是好朋友的關係,在學校的時候一起唱過好幾個製作,她前前後後的交友情形我都很清楚,誰對不起她她對不起誰我都倒背如流,只是除此之外似乎也沒有好到可以讓她一花幾萬塊的機票就來到世界的另一端找我玩耍。她到的前一周,我正好處理完所有音樂會之後的雜事,連好好休息放鬆的時間都沒有就又要開始一連串intensive English training,抱怨也不是沒有的。

 

只是從接機的那一剎那一直到在機場和她依依不捨,我真的真的很高興她飛了大半個地球來到台灣,從此之後,我知道我的生命裡多了一個真正的好朋友。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