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敢相信十一天的魁北克之行就這樣結束了。

24號晚上唱完教會的彌撒之後,回家做最後的準備等Bonnie來接我去她的小閣樓一起過聖誕夜,等到一點半眼睛幾乎都閉起來時她終於來電說她的彌撒剛剛結束。在我和她一起去買的聖誕樹下交換聖誕禮物,雖然不夠浪漫,卻也別有一番新鮮感。本想說這樣弄一弄都兩點半了也好上床休息,明天我們兩人都還有飛機要搭,結果這小姐說出,
「我還沒打包,還要清洗鸚鵡的籠子,laundry還在樓下laundry room等著烘乾‧‧‧‧妳要陪我聊天。」
我一聽頭都暈了,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只好看她一人在一堆衣服中撿出可以穿的,把不能穿的再丟回衣籃中,反反覆覆終於把一大包行李弄妥。等到她要開始清理那隻動不動就往我頭上飛嚇得我半死的鸚鵡的籠子時,我早已經不支倒地,睜開眼睛已經是隔天清晨了。

在Bonnie家那冷得我幾乎要放棄洗頭洗澡的浴室中匆匆梳洗完畢,兩個人睡眼惺忪在機場互道珍重2006再見,我正式踏上前往魁北克的旅程。一切進行順利,我在機場以及飛機上睡得搖頭晃腦,到了第二個轉機點Montreal時,先插播一下,真的很扯,從巴爾第摩到魁北克我居然轉了兩次機,直飛大概三個半小時的航程我硬是狠狠耗了將近九小時。總之在Montreal往Quebec的機上我又是昏昏睡去,只覺得怎麼35分鐘的航程飛了這麼久,睜開眼睛一看,哇,窗外一片白茫茫,一下精神都來了,東張西望了一番終於在空服員濃濃法語腔的英文中知道,
「很抱歉因為天候的關係所以延誤了大家的時間,我們現在要降落了,祝各位聖誕快樂!」

我是真的完全不知道班機有延誤這件事,根本是昏睡在機上,一方面是前一晚只睡了兩小時,再來是對面做了兩個同性戀女同胞,沒錯,面對面,我從來不知道飛機也有賣這種面對面座位的,反正不自在看她們相親相愛(聲明,這和同性異性毫不相關,就算對方是一男一女我也一樣不自在看別人卿卿我我)我就索性閉目養神;這一閉倒好,省了我如果醒著一定緊張無法降落而根本坐不住。到了魁北克機場和Christian終於碰面,看他一臉擔心,我才知道除了我搭的這一班,其他的班機因為大風雪幾乎都取消了,他和他爸爸在家裡上網從下午就開始查每一班機的動態,兩個人緊張得不行,我倒是一派輕鬆一臉睡飽後精神飽滿的下機。開回他家的一路上一片白茫茫,雪花不是點點而是片片飛,冷到一個不行。到家之後匆匆換裝,所有人已經等我一起用聖誕晚餐等了好一陣子了。

晚餐非常豐盛,據一位Christian爸爸媽媽的多年老友說,Tremblay家的聖誕晚餐菜單年年不變,仔細想想,我兩年前來過聖誕節的時候好像真的也是吃同樣的食物,唯一不一樣的應該就是甜點,今年的甜點是用西洋梨和巧克力作成的,正確的名字我要再問一下Christian,長相漂亮不說,吃進口中更是甜而不膩,口感細滑,除了一點,有淡淡的肉桂味,肉桂是我的天敵 in case any of you doesn’t know,吃第一口實其實沒發現,到最後要結束時梨子頭上的巧克力才隱約悚然一驚,肉,桂!!!
晚餐之後就是拆禮物的快樂時段。很可惜今年Gabriel(號稱我看過的小朋友中最可愛的,請參考我的相簿)輪到和他的爸爸一起過,所以只有一群各個國籍的大人互相大聲稱讚對方的禮物。我拔得頭籌,一共得到六份禮物!!!Christian兩份,他的爸媽兩份,兩個姊姊各一份,拆的我手都酸了,大家聊天嘻鬧到將進午夜終於回歸平靜。插播一下,我之前不知道加拿大有一種志願服務是在聖誕節期間開車送喝醉的人回家,以免酒駕出事,真是個福利國家啊!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