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終於決定要去做辦綠卡要求的體檢了。

昨天一早起床打了電話,和律師給的名單上其中一個醫師約好星期四去,另一個蘇格蘭的女高音雷思莉小姐和我一起,兩人有伴也比較不怕,至於有什麼好怕的呢?我也以為沒有,可是……

在電話中,只覺得這位醫生講英文有很重的口音,但是聽不太出來是哪裡,我只知道他有可能是亞洲人,因為last name是Sun,應該是孫。講到一半,問到我的國籍,

「where are you from?」

「Taiwan.」

「高雄還台北?」為什麼這句用中文寫呢?因為這醫師居然講出了台語!!!

「高雄。」我快樂的用台語講出。我問醫師是不是台灣人,他沒有正面回復,只說他不會說中文,但台語會講。之後的對話就又全部回到英文。解釋了一堆要做什麼什麼檢查,要帶什麼,對這醫師除了他會講台語之外,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有點覺得他聽起來很愛錢,因為他不斷提到要帶現金,不收信用卡之類的,而且這個體檢嚇死人的貴,要美金190!!

好啦!我打電話跟雷思莉小姐說一切都搞定,只要星期四上午準時出現就是了。沒想到……

當天晚上我接到雷小姐的電話,她氣急敗壞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我今天去蘇珊娜(Peabody的international student advisor)那問她有關體檢的事,你知道她跟我說什麼嗎?」

每次有人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時?我都會想說,你沒跟我講我怎麼會知道是什麼?真是怪了。

「她說我們要去看的這個醫師惡名昭彰,她十多年前的體檢就是他做的,人不僅不好,讓你渾身不出舒服之外,他還……」雷小姐停住。

「還怎樣啊?」其實基本上以上那一段對話我大半是猜的。這位小姐的蘇格蘭口音超重,面對面講話的時候還好,電話中我就真的要用猜的了。

「她說,這醫師對她做直腸檢查!」

「嗯哼!」完全沒有意識到直腸檢查是怎樣一回事。

她也沒管我反應冷淡,繼續說。

「她說那醫師狠粗魯,只叫她把褲子脫下,手指就……(做過直腸檢查的人請自行想像,並幫助沒有做過的人了解一下)。」

「蛤?」我這才反應過來,嚇壞了。

是什麼道理辦身分需要用到直腸檢查的結果?我百思不得其解,這位小姐顯然也沒有問出個所以然,所以我決定隔天自己去問蘇珊娜。

好心的蘇珊娜花了將近一個鐘頭幫我打電話問這問那,顯然連移民局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需要做直腸檢查,他們只說那是醫師的選擇!什麼醫師的選擇啊?如果是要這些爲移民局工作的人去做這項檢查,我就不信他們不會像我們一樣急著找出到底是不是required。所以我們決定打給其他醫師問看看。

打了個半天,這些醫師都不上班的,奇怪!最後終於找到其他的醫師接電話,這位在電話上的小姐非常吃驚的說,

「什麼?直腸檢查?Are you kidding me?」驚恐狀。

「絕對沒有這回事。」當下我和蘇珊那都鬆了一口氣。但蘇小姐不放心,又打給另一個醫師確認,令一個醫師沒有像這位小姐這麼吃驚,不過依然鄭重的回答,

「沒有這回事。」她一定在想,你們這些人應該是瘋了吧!

我和雷思莉馬上決定取消和孫醫師的appointment,馬上打到這另一家醫院掛好號,同樣是星期四上午,兩人終於稍微放心。(待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uinevere629
  • 菩薩慈悲菩薩保祐....阿彌陀佛....
  • 你最愛的媽媽
  • 還好!我的寶貝夠聰明,沒有傻傻得就給它相信並就範。<br />
    我趕快再接下去讀吧!<br />
    娘心臟砰砰跳得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