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六是La Boheme的opening。

開演前半小時大家就開始在後台帶假髮穿衣服化妝。

說到假髮,我不知道別的歌手如何,至少我自己很不愛,一來是要把我一頭又多又長的頭髮全塞進一頂像帽子一樣的假髮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得噴一堆髮膠弄得隔天早上醒來怒髮衝冠很可怕;二來是這樣一來,演完後光是排隊等拆假髮就又耗掉一堆時間,演完通常都累昏了,能早一秒回家上床躺著都好,所以如果被恩准不用戴通常都是天大的好事。

我還滿幸運的,從四年前加入這劇院開始演出這麼多場以來就從來沒被分配要帶假髮。可能也是曲目的關係,我拿到的合約要不是講在亞洲故事---蝴蝶夫人、拉克美,就是和我們一樣有可能是黑髮的卡門,再不然就是演傭人,誰管你頭髮什麼顏色,結果是這麼久不用戴假髮下來,終於在這一場遭到報應,不只要戴,還要帶一頂超級大假髮,弄得我戴完之後完全變身為火柴人,頭都快和肩膀一樣大了,嚇人。





我們不到第二幕不用上場,所以大家在後台衣服都穿一半,實在太熱了。不曉得是空調沒開還是因為人多溫度自然升高,加上戲服是冬天的厚衣料,自然沒什麼幫助,總之一群人猛冒汗。劇院的後台真是很有趣的一個地方,尤其是女士的換衣間,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女人脫了衣服之後的樣子。有些人明明知道在後台換衣服多數時候一定得脫到剩內衣褲,通常比較有職業道德的人,或者我該說比較保守的人,會小心選擇當天所穿的內衣褲,衣服一脫結果露出細細兩條線綁著的丁字褲總不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可是就有許多人不知道是有意或無心,每次一定只穿丁字褲,而會這麼做的這些人自然不是什麼害羞閉塞的人物,所以就變成大家都得看著兩片光溜溜的屁股到處晃來晃去,唉!職業道德啊!

好不容易輪到我們要上場,因為多數團員都要從觀眾席入場,所以一行人男士吊帶以及法式小偷帽女士蓬裙手套加大帽子身著戲服魚貫走道觀眾席的入口,結果經典的事發生了。

「請問你們是一起的嗎?」帶位的年長阿桑問。

「是的。」禮貌地回答,心裡納悶這阿桑難道看不出來我們要上台嗎?還是她只是在開玩笑?

結果不是。

「我可以看一下你們各位的票嗎?」這位阿桑一臉嚴肅。

一陣無言。然後開始有人噗哧一聲笑出來,還好舞監正好走出來看到底為什麼這群人一直不到位stand by,才好心地向這位大媽解釋,所有人已經捧著肚子笑翻了。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欸,有哪個正常人會在四月底華氏七十幾度的大熱天穿著大蓬裙戴帽子加手套去聽歌劇?你馬幫幫忙。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yttuan
  • 哈哈哈哈~<br />
    這位阿桑真是太敬業了啊
  • lakmewu
  • 我很幸運ㄟ<br />
    我到現在做所有Production都是現代形式<br />
    所以都不需要做這種打扮<br />
    大概我們歐洲劇院比較窮一點 大場面的東西很少弄<br />
    但是我是很期待<br />
    至少讓我這樣打扮一次看看會是啥樣子吧~
  • chichunchan
  • 阿姊,<br />
    <br />
    什麼大場面,很熱欸!穿完五場表演,大概臭翻了吧!不過穿衣穿真的滿有趣的,<br />
    走路上下樓梯都要提裙子,裝優雅。
  • lakmewu
  • 後<br />
    阿姐我就想試試看這樣打扮會是個什麼樣子呀<br />
    不過我現在最想穿的是和服 哈
  • 娘
  • 這篇不曉得要回應什麼說!不過你這張照片滿漂亮的喲!<br />
  • chichunchan
  • *Dear 阿姊,<br />
    <br />
    所以我才說我興奮啊!明年華盛頓要演蝴蝶夫人,希望我們這些路人甲可以穿的到<br />
    和服,Domingo要指揮喔!<br />
    <br />
    *Dear阿母,<br />
    <br />
    你對我真好,明明我的頭比旁邊那位大個兩倍吧!不過說實在,你不用每篇都回應<br />
    沒關係啦!
  • sherrybones
  • 其實我很想穿那些衣服耶<br />
    我都只能穿黑的<br />
    不過聽說我們明年要辦萬聖節音樂會<br />
    樂團會租奇怪的衣服給我們<br />
    哈哈!<br />
    好期待歐!<br />
  • chichunchan
  • 你哪有都穿黑的,你那辣妹裝超辣好不好!!還有,有啦有啦,最後還是要演女武<br />
    神,你要罩我啊!我就靠你了。
  • Julia
  • 樓上的Sherry,別跟我搶辣妹位置嘛
  • chichunchan
  • 矮由,你們走不同路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