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考最後兩家學校的那幾天,我在紐約真是快樂似神仙。詳細情形在我的四年前的美東之旅(II)裡有寫。

這邊要寫的是回台灣之後的後續。

回到台灣之後,我根本覺得會考上才有鬼,或者講老實一點應該是,不管考上哪都好,只要有學校願意收我就來讀了。不是我對自己沒信心,而是在資訊相當匱乏的情況下,我真的很難知道我audition的感覺究竟是有希望還是沒希望。現在看到年輕的學弟妹們之間網絡緊密互通有無我都會很羨慕地想,我當時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不知道是因為年代久遠還是就是資訊不足,總覺得一整趟從美西到美東的音樂院考試之路一切都靠自己,除了少數幾個貴人,幾乎凡事都是自己問自己找,所以我下了個決心,以後如果有人需要幫忙我一定義不容辭。

總之三月初回到台灣,考試結果通常都是四月初才寄出,所以等了一個月開始著手準備畢業音樂會,日子也在和同學喝咖啡聊是非中飛快地度過,我大學有一大半時間是在玩樂,真不值得!

就在根本忘記有去美國考試這一回事的四月某一天晚上,我的萬年小海豚在台北的宿舍響起,是我媽。

「君,我收到一個信封是美國寄來的。」

心臟頓時漏跳一拍。

過了大概三秒,

「大包還小包?」大包就是好消息,小包就是壞消息,這個定律亙古不變,用到今天等audition結果通知時依然是鐵打般的定律。

「牛皮紙袋裝的……」

我已經尖叫出來了。那一封是舊金山音樂院寄來的,有給獎學金,連I-20都附在信封裡。這時才覺得也許我沒有我以為的那麼遜。

過了幾天,我的萬年小海豚再度在宿舍響起。這回是我爸。

「Peabody寄來一個信封。」

「大包小包?」這時雖然已經比較篤定了,可是心裡還是心律不整砰砰跳了好幾下。

「厚厚一大包。」

再次尖叫。

「你不要激動,裡面有講到講學金的事,可是我看不太懂。」後,我爸的英文明明就很好,不知道為什麼在緊要關頭要裝謙虛,我都急死了。

「你念一下它寫什麼吧?」

我爸把大意講了一下,是關於講學金給多少這一部分讓我爸很困擾,其實也讓我很困擾,因為我爸的台灣腔英文流利是流利,可是我實在聽不太懂。搞半天弄清楚數目之後我完全不敢相信這種好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看我爸也不敢相信這種好運會發生在他身上,因為我得到講學金的意思就是他可以少花一點錢,所以其實真正好運的人是我爸!

我後來還把那張通知單上下左右正著倒著看了大概有二十八遍,終於確定Peabody不是在跟我開玩笑,我這下大概確定是要去Baltimore度過接下來的兩年了。

其他幾家學校陸續接到通知,收到Juilliard「謝謝再連絡」那封信時是我媽打來的,

「我收到茱麗亞寄來的信了。」語氣不妙。

「大還是小?」

「小欸。」看來我媽已經深諳箇中之道,知道小封不妙。

好吧!考五家中四家也算是圓滿啦!準備快樂出國囉!



*喆君說*
新英格蘭音樂院的錄取通知我從頭到尾都沒收到,是一直到五月某一天收到一封學校寄來的信,說如果我再不回覆接不接受學校的offer學校就無法保留我的位置,可是我根本沒收到錄取通知單欸,寄到哪一國啦?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ro-Dad
  • 現在回憶這些往事真的還有幾許不甘,緊張,甜蜜與驕傲。<br />
    孩子,我以你為榮。
  • chichunchan
  • 拔,你不甘什麼啊?沒考上Juilliard嗎?我倒覺得還好,如果當時真去了紐約很多<br />
    事就都不一樣囉!<br />
    <br />
    不過謝謝你的支持,我真幸運。
  • Pro-Dad
  • 不甘呢,就是心疼。<br />
    顯然妳國語還有一點低路,加油喔。
  • jetandersen
  • 詹爸爸<br />
    <br />
    這個好笑<br />
    <br />
    我在吃早餐 看了這幾篇回覆<br />
    <br />
    早餐都要噴出來了 哈哈哈<br />
    <br />
    "不甘"應該要打成"hm-甘", 或是 用 (請台語發音)<br />
    <br />
    不過...真的讓我開心了好久...哈哈哈哈阿阿阿<br />
    <br />
    GOOD DAY<br />
    <br />
    敬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