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親愛的家人在機場十八相送之後,在天上地上過了二十六小時,我終於回到美國。

在飛了五年台灣美國長途飛機之後,我依然決定我恨飛行,尤其當你身邊坐了一個有體臭而且很顯然沒有用deodorant的人,唉!自從我的歐洲之行和那位做生意的比利時帥哥的小艷遇之後,飛行對我就再也不仁慈了,機上的鄰居要不是會說「小姐,你好樸素喔,現在像你這麼樸素的女孩子很少見了欸,有沒有男朋友啊?」的中年媽媽,奇怪了,我也不過就是沒化妝戴眼鏡,這樣和我平常的樣子真的有差這麼多嗎?平常從來就不會有人用樸素來形容我,那就像用清秀來形容我那總是低胸短裙厚厚睫毛膏的妹妹一樣荒謬,可是就真的好幾次在飛機上,旁邊剛好都坐著中年媽媽,也都剛好說我很樸素,好像都串通過一樣。

再不然就是一直動來動去咳嗽不掩嘴鼻涕還直流的小孩,旁邊媽媽也不會讓孩子戴著口罩,整趟飛行我一直試著把頭轉邊,到達之後不僅因為坐久了腳腫起來還加上頭因為長時間歪一邊轉不太回來,得不償失!那一次之後我就學乖了,搭飛機一定隨身攜帶口罩,否則小孩的細菌這麼猖獗,一不小心感冒倒楣的可是我這有過敏性氣喘的喉嚨。

有一次從達拉斯飛巴爾第摩,那一次是我的飛行經驗中最悲慘的一次,從日本飛達拉斯的班機嚴重延誤,我已經因為要和親愛的爸爸媽媽妹妹分離而鬱卒到了極點,班機誤點自然對我已經不好的心情沒有任何幫助。在東京要起飛時已經比原定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好巧不巧我那次訂的connection班機和我到達達拉斯的時間只差一個半小時,所以我在東京要起飛的班機上已經可以預見我在達拉斯會碰到的悲慘命運。

到達達拉斯之後很自然是趕不上我要接的那班飛機,雖然東京-達拉斯這班飛機的機師非常努力的在天上超速想趕上一點進度,但是達拉斯地面的海關好像都聯合好了要對付我一樣,先是排隊排了一輩子終於輪到我,好不容易回答完海關的問題想說好了,終於可以飛奔去領行李說不定還有一點小機會可以趕上再四十分鐘起飛的飛機,結果就在交出藍色那張海關卡時被攔住說什麼因為我從台灣回來把我送到另一頭的agriculture department,這下好了,我心想行李裡頭買回來要送給老師的麻糬一定惹麻煩,果然我真是神機妙算啊,那位又高又胖的海關人員慢條斯理的打開我完全塞爆一打開就有可能關不回去的行李,一樣一樣把東西抽出來端詳半天,我心想你該不會是在等我問你要不要吃一口看看吧?搞半天我臉也臭得不得了,這位先生在蓋不上我行李的蓋子時還有臉說,「I am trying to close it here, please help me.」靠!是你打開的又不是我,我幹麻幫你,加上因為在這蘑菇將近十分鐘,眼看著我離我的飛機越來越遠,我於是也沒好氣的回答他,「要不是因為你我早就應該在候機是準備登機回家了,你說我為什麼要幫你扣上我早就知道一打開除了我阿爸沒有人關的回去的行李?」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很習慣這樣的回應或是很知道不該與因為長途飛行臉色慘白一臉殺氣的亞洲女子為敵,默默把行李關上,我東西一提想奮力一搏,結果沒想到在過security point時遇到一個黑女人,硬是不讓排排在後面的我與其他一些也是快趕不上飛機的人優先通過,可惡。

衝到候機室,飛機早就飛走了。我忍住快要掉下來的眼淚和地勤幾乎吵起來,趕不上飛機又不是我的錯,把我排到下一班飛機不是什麼難事吧!結果這位小姐說,「把你排上不是問題,但是不保證有位子,因為今天每班飛機都很滿。」哇哩咧!我明天開學欸!而且你態度會不會也太差了一點,我氣爆,聲音忍不住大了起來,沒辦法,唱歌的人十個有十一個是大嗓門,稍微一激動嗓門就大起來,我批哩啪啦從我一下機的遭遇講到錯過班機,都不是我的錯啊!反正最後總算補上下一班飛往巴爾第摩的班機,雖然說是下一班,我還是狠狠等了將近兩小時,臉都綠了!

上機後旁邊坐了一個非裔美籍的男人,這老兄自我一上機就盯著我不放,我根本不敢想他是覺得我漂亮可愛,經過二十多個小時在機艙沒有新鮮空氣,臉早就快要爛了,加上頭髮是上機前一天晚上洗的,過了二十四小時早就根根分明噁心的要命,所以說搭完長途飛機還能是美女的人就真的是天生美人胚子了,我個人是沒有那個福氣,很早就放棄要在下飛機的時候讓來接我的歷任男友驚艷這項比要我阿母一心二用來要困難的任務。

不過這位先生很顯然有與眾不同的審美觀。完全不管我一臉臭興致勃勃的與我攀談,從我是哪裡人講到他家有幾個人,我實在一方面聽不太懂他帶著徳州口音的黑人英文,一方面我這個一講話就自然會有的笑臉實在給我惹出過太多麻煩,沒必要現在在來湊熱鬧,所以我一直不斷的打哈欠暗示這位興致高昂的先生我累了,不過很顯然不管用,因為他老兄居然說出,「你要是累了可以靠在我肩膀上休息!」

瞎蜜!你是瘋了嗎?

我差點沒尖叫,禮貌的假笑了一下,用任誰一看都知道是假的超快速入睡法,馬上就假裝睡著,痛苦的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快要降落時才緩轉睜開眼睛,沒想到這位在德州工作但是住在巴爾第摩的先生,不要懷疑,這些都是他自己告訴我的,很積極的說,「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吧?有機會我們可以一起出來見見面。」

救命啊!誰來幫幫我?我的罩門就是講不出老娘不給,就像是被附身一樣把家裡電話給了他,本來他還要問手機,我說我男朋友會不高興,哈哈!在心裡想說我一定是沒有告訴人家我有男朋友還招蜂引蝶的人說三次對不起,我講了我有男朋友大概一百遍,不過很顯然這先生一點都不在意。

總之好不容易下機之後,我開心的朝小克飛奔而去,而這位先生也識相的走另一條路,我心裡想說,「詭異的一天總算結束了。」

錯!

他真的打來了!還不只打一次。第一次我不在他留言。

「這是誰誰誰(我完全不記得他的名字),你在從達拉斯飛往巴爾第摩的班機上坐在隔壁那一位,想說有沒有空一起出來喝個咖啡,給我打個電話。」

他真的瘋了。

第二次是我在家但是沒接跳到答錄機,一樣的內又重複一遍。我坐在答錄機旁邊百思不得其解,我真的有這麼美嗎?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enting
  • 蠻美的ㄚ :)
  • Julia
  • 來倫敦的飛機也很難坐,<br />
    雖然這趟沒有人說我長相清秀,<br />
    但椅子小的跟強制要放汽車內的嬰兒座椅size大小一般!<br />
    我這個哪裡都可以怡然自得睡著的人也體會到了睡睡醒醒的痛苦<br />
    而且就是這種critical moment特別會尿急....<br />
    原來你說國泰難坐不是因為你個人愛挑剔而是真的啊!<br />
  • 小弟
  • 嗯 我是還沒看過大姊素顏的樣子.........<br />
    <br />
    very interesting..<br />
    <br />
    <br />
    恭喜你安全到達!
  • tenderbass
  • 要多寫blog阿 不然生活好無趣阿
  • chichunchan
  • Dear menting,<br />
    <br />
    謝謝的啦!<br />
    <br />
    Dear 妹妹,<br />
    <br />
    就跟你說不要搭國泰吧!我超討厭國泰的,空姐服務很差吧?你該不會是坐靠窗<br />
    吧?<br />
    <br />
    Dear 小弟,<br />
    <br />
    你那有沒看過我素顏,去年我去紐約住你家時我們一起睡同一個房間欸,難道我睡<br />
    覺還上粉擦腮紅嗎?厚!<br />
    <br />
    Dear tenderbass,<br />
    <br />
    寫了啦寫了啦‧‧‧^^
  • Pro-Dad
  • 你在描述你的旅程還蠻生動的,神龍活現的。<br />
    每天看你起床時的素顏,其實你真的還滿漂亮的。<br />
    叫阿姑明年回來不要再搭國泰了。
  • chichunchan
  • 親愛的拔,<br />
    <br />
    你太捧場了啦!大說數女人醒來時都滿醜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