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美國之前根本從來沒有想過講一口流利不帶腔調的英語是很多人很在意的一件事,真的住在這裡之後才發現原來要敢講能講會講並且講的好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較起其他母語非英語的非美國人,我們多數台灣人在美國的表現算是相當好的了,當然,與歐洲國家的英語非母語外國人相較,我們的口音相對比較重並且很多發音也比較不容易發正確,我在這邊今年第六年,每年都為了好玩和不同的朋友做過小小的統計,哪些音哪些字對哪些國家的人來說最難發。

以我們台灣人來說,腔調不難模仿,難的是許多母音我們中文根本不存在所以舌頭牙齒根本沒有這樣的記憶自然發不出這樣的音,像是”kid”或是”kiss”的短﹝I﹞,我們很容易就會和”team”或是”lead”的長﹝i﹞搞混;或者像”book”或是”foot”的短﹝U﹞,如果耳朵比較不敏感就會和”food”或是”soon”的長﹝u﹞混在一起;還有就是﹝e﹞﹝æ﹞,我的好朋友Sherry就魯過這麼一次。

「Did you shave today?」她問她男友。

「What?」沒聽清楚。

「Did you shave today?」又講一遍,shave還加重音。

「Did I what?」什麼東西啊?

弄半天,Sherry的shave應該是﹝e﹞可她大小姐一直講﹝æ﹞,難怪男友聽不懂也毛起來。字母F就是開口母音,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變成﹝ef﹞

加上我們講中文的時候不像中國人每個字精確該捲舌就捲舌不該捲舌絕不會亂捲一通,台灣人講中文比較sloppy一點,所以在講英文的時候也一樣,name的母音是﹝ei﹞可是我們通常都只發了﹝e﹞就算數,所以怎麼聽音都不漂亮;以前我大學的時候修過劉賽雲老師開的一堂課叫「中文唸唱法」,劉老師花了許多時間就是在講「雙母音」這個東西,像是「為了」的「爲」,其實是ㄨㄟㄧ,可是我們都發到ㄨㄟ就了事,最後那個母音不發怎麼樣聽都少了點什麼。

而字尾的子音就更不用說,我們沒有阿,一個字一個音哪有什麼字不字尾子不子音,「我」就「ㄨㄛ」三聲…「我」,難道還’我t”嗎?可是英文不一樣,多的是複數加s,這s學問可大了,有時候發﹝s﹞有時候則是﹝z﹞看前面的字母是什麼而定,不要小看這s,發的對不對對於英文聽起來標不標準可有很大的關係。有時候一整句腔調模仿的很像,「You guy have a good night.」那個guy少了個s在字尾馬上露餡破功,是「You guys have a good night.」啦!

再來就是th很難發,我有一個在大學教ESL的朋友就說,台灣人多數發音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唯一經過糾正還是比較發不出來的音就是th,不要說我們,我還記的我讀書的時候有一個英文老師自己也發不出th﹝θ﹞,怎麼聽都是﹝d﹞而不是舌頭在牙齒中間的﹝θ﹞難啊!

除了發音之外,還有一樣是我個人的最愛,就是亂放重音,這除了多聽別人說之外我想不出其他克服的方法,阿就不知道重音在哪裡啊,沒辦法,明明覺得應該要在第二音節,它就偏偏在第一個音節,等我覺得是在第一個音節了,它又偏偏一定是在第二的個音節,氣死人!我自己常常因為重音亂放得到許多「What’s that? Say that again.」

我現在一天中講英文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講中文,所以已經比較少像剛來美國的時候會語言錯亂,和男朋友講一講話突然中文出現,看他一臉茫然我才恍然大霧我不知不覺把頭腦裡面轉換的按鈕按下去變回中文胡言亂語一通,現在偶爾太累的時候還是會,小克會已經學會一招,只要我講出他聽不懂的中文,也就是除了早安晚安謝謝對不起詹爸爸詹媽媽我餓了我飽了什麼很好吃我愛你我想你以及我妹妹的名字之外的所有一切,他就會說,「對」,或「好」,雖然根本是亂講一通,可是其實常常還真的接的上上下文……真是怪了。


*喆君說*

其實講來講去語言只是溝通的工具,聽不聽的懂最重要,腔調像不像對許多人來說根本無所謂,寫這篇呢,純粹是和有心想要講一口標準很捲舌的美式英文的人分享罷了,倒不是我的英文有多標準,我的coach對我唱英文可是意見一大堆,只是以我歌手的耳朵很多時候比較敏感聽到的東西比較細微寫出來希望有些幫助就是,歡迎分享討論!

接下來呢,我打算來寫一些美國人常常講可是你査字典怎麼樣都査不到的英文用語,大家一起來講英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