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兩三年前的夏天,我們一家四口去桃園找姑姑玩。

其中一天我和妹妹以及她的親愛好朋友小淳一起在西門町附近閒晃,我記得那天沒什麼大收穫,除了因為愛美穿了一雙根本無法走路的BCBG木屐拖鞋痛到腳起了至少三個水泡只好在西門誠品商場買了一雙正好在打折的DKNY平底拖鞋平底欸,我從來不穿平底鞋的欸!可見我這小時候手斷掉要接回來的療程中一滴眼淚都沒掉忍痛功力一流的人已經痛到已經無法忍受了,總之我上身穿著漂亮的背心裙子下半身配一雙雖然是DKNY卻也依然還是拖鞋晃呀晃的,一下就沒興致了,看一看時間不早我和妹妹決定打到回府到火車站做火車回桃園。

我忘了當時是怎麼走的,總之從西門誠品要到最近的捷運站我們得穿越一個停車場,三個人嘻嘻哈哈走著通過一個車道的入口,妹妹和小淳乖乖的從旁邊沒有閘門的人行道穿越,而我呢看到剛好有車經過車道的閘門往上一掀自作聰明想說這樣不用繞道旁邊去比較近,我那受盡著折磨的水泡腳可以少走五步路,是的,五步,腦子用都沒用,如果我還有腦子的話,快步跟在通過的車子屁股後面也有樣學樣穿過閘門。

砰!

很顯然我是低估這閘門往下掉的速度了。那根桿子一棍打在我頭上,所謂眼冒金星就是我當時一字不差的形容詞,倒是沒有昏倒或是腿軟,還站著直挺挺的只是眼睛前面一片烏漆媽黑,我妹和小淳跑過來問我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我身手往頭上摸一摸,哎呀!濕濕的,眼睛一看,流血了呢!

這下糟糕,不見血都不心慌,還談笑風生開自己愚蠢到了極點的玩笑,一見血之後不得了了,妹妹和小淳覺得應該要去急診室免得腦震盪,我在兩位好心人的驚慌之下也亂了方寸,本來不想麻煩還要一趟到醫院去,看看頭上的血跡沒多想就決定還是去一趟附近的台大醫院急診室,給醫生看看至少心安。

忘記是搭捷運還是計程車到了臺大醫院,進到急診是服務台問說怎麼回事,看到兩個年輕女生還以為是來探病的,結果我支支吾吾講完發生的事,就快速完成掛號手續被安排坐到椅子上等醫生來問診。

醫生一出現,超年輕!一看就知道是剛畢業或是實習醫生。

「怎麼了?」不是很熱忱的醫生。

被停車場的閘門撞到頭……」不想講的病人

「什麼?」轉過頭終於顯露出一點感興趣的樣子。

「……」無言,就講完了啊!被停車場的閘門撞到頭,請問醫生是哪個字沒聽懂?

醫生用手摸摸我的頭問一下這裡痛不痛那裡痛不痛,也沒有說要照X光就決定我應該沒有腦震盪,請問醫師你是有穿透頭蓋骨的透視眼嗎我在心裡滴咕了半天,誰知道沒有照X光會不會有後遺症,可是遇到醫師都這樣講了,我也不能硬是堅持,「醫生,可是我覺得有照一下X光比較好。」現在的我年紀比較大不怕丟臉絕對這樣說,可是當時是年輕小姐臉皮薄把面子看的比未來可能有腦震盪後遺症還重要俗辣一枚只能在心裡碎碎唸。

然後醫生開始寫病歷。

他一邊說要開止痛藥一邊在紙上沙沙作響寫著一堆我看不懂的英文,寫到一半突然停下來。我瞄了一眼,紙上停在pain,顯然是想寫pain killer可是忘記止痛藥英文怎麼寫了,我斜眼看了妹妹,她也注意到了,兩個人幾乎同時噗哧一聲,我差點笑出來勉強用咳嗽聲代替,妹妹則是假裝打了個噴嚏,兩個人根本要流淚了。

等到醫生問完他的朋友怎麼寫之後,我們兩個領了藥走出醫院,妹妹牽著我兩個人抱著肚子笑的蹲在地上。回到桃園之後,和家裡大人報告了一下發生什麼事,大人們居然也沒有什麼大動作,只有皺皺眉頭說,「那不然早點去睡吧!妹妹半夜記得搖一下姊姊免得她腦震盪醒不過來。」

我的命好像不太值錢,不過那應該也是我從小到大發生過這麼多意外卻一直還存活的好好的,我爸媽應該是早就習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