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兩三年前的夏天,我們一家四口去桃園找姑姑玩。

其中一天我和妹妹以及她的親愛好朋友小淳一起在西門町附近閒晃,我記得那天沒什麼大收穫,除了因為愛美穿了一雙根本無法走路的BCBG木屐拖鞋痛到腳起了至少三個水泡只好在西門誠品商場買了一雙正好在打折的DKNY平底拖鞋平底欸,我從來不穿平底鞋的欸!可見我這小時候手斷掉要接回來的療程中一滴眼淚都沒掉忍痛功力一流的人已經痛到已經無法忍受了,總之我上身穿著漂亮的背心裙子下半身配一雙雖然是DKNY卻也依然還是拖鞋晃呀晃的,一下就沒興致了,看一看時間不早我和妹妹決定打到回府到火車站做火車回桃園。

我忘了當時是怎麼走的,總之從西門誠品要到最近的捷運站我們得穿越一個停車場,三個人嘻嘻哈哈走著通過一個車道的入口,妹妹和小淳乖乖的從旁邊沒有閘門的人行道穿越,而我呢看到剛好有車經過車道的閘門往上一掀自作聰明想說這樣不用繞道旁邊去比較近,我那受盡著折磨的水泡腳可以少走五步路,是的,五步,腦子用都沒用,如果我還有腦子的話,快步跟在通過的車子屁股後面也有樣學樣穿過閘門。

砰!

很顯然我是低估這閘門往下掉的速度了。那根桿子一棍打在我頭上,所謂眼冒金星就是我當時一字不差的形容詞,倒是沒有昏倒或是腿軟,還站著直挺挺的只是眼睛前面一片烏漆媽黑,我妹和小淳跑過來問我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我身手往頭上摸一摸,哎呀!濕濕的,眼睛一看,流血了呢!

這下糟糕,不見血都不心慌,還談笑風生開自己愚蠢到了極點的玩笑,一見血之後不得了了,妹妹和小淳覺得應該要去急診室免得腦震盪,我在兩位好心人的驚慌之下也亂了方寸,本來不想麻煩還要一趟到醫院去,看看頭上的血跡沒多想就決定還是去一趟附近的台大醫院急診室,給醫生看看至少心安。

忘記是搭捷運還是計程車到了臺大醫院,進到急診是服務台問說怎麼回事,看到兩個年輕女生還以為是來探病的,結果我支支吾吾講完發生的事,就快速完成掛號手續被安排坐到椅子上等醫生來問診。

醫生一出現,超年輕!一看就知道是剛畢業或是實習醫生。

「怎麼了?」不是很熱忱的醫生。

被停車場的閘門撞到頭……」不想講的病人

「什麼?」轉過頭終於顯露出一點感興趣的樣子。

「……」無言,就講完了啊!被停車場的閘門撞到頭,請問醫生是哪個字沒聽懂?

醫生用手摸摸我的頭問一下這裡痛不痛那裡痛不痛,也沒有說要照X光就決定我應該沒有腦震盪,請問醫師你是有穿透頭蓋骨的透視眼嗎我在心裡滴咕了半天,誰知道沒有照X光會不會有後遺症,可是遇到醫師都這樣講了,我也不能硬是堅持,「醫生,可是我覺得有照一下X光比較好。」現在的我年紀比較大不怕丟臉絕對這樣說,可是當時是年輕小姐臉皮薄把面子看的比未來可能有腦震盪後遺症還重要俗辣一枚只能在心裡碎碎唸。

然後醫生開始寫病歷。

他一邊說要開止痛藥一邊在紙上沙沙作響寫著一堆我看不懂的英文,寫到一半突然停下來。我瞄了一眼,紙上停在pain,顯然是想寫pain killer可是忘記止痛藥英文怎麼寫了,我斜眼看了妹妹,她也注意到了,兩個人幾乎同時噗哧一聲,我差點笑出來勉強用咳嗽聲代替,妹妹則是假裝打了個噴嚏,兩個人根本要流淚了。

等到醫生問完他的朋友怎麼寫之後,我們兩個領了藥走出醫院,妹妹牽著我兩個人抱著肚子笑的蹲在地上。回到桃園之後,和家裡大人報告了一下發生什麼事,大人們居然也沒有什麼大動作,只有皺皺眉頭說,「那不然早點去睡吧!妹妹半夜記得搖一下姊姊免得她腦震盪醒不過來。」

我的命好像不太值錢,不過那應該也是我從小到大發生過這麼多意外卻一直還存活的好好的,我爸媽應該是早就習慣了。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Pro-Dad
  • 你的命怎會不值錢?你是命大福大,阿彌陀佛庇佑你的,我跟你娘還得靠你們兩姊<br />
    妹終老呢。
  • chichunchan
  • 福大命大?是降嗎?不過我從小摔到大,要不是傻人有傻福應該早就阿達了吧!
  • Julia
  • 不是,<br />
    你說錯了啦!<br />
    我們那時就正好在台大醫院的附近,<br />
    是我牽著你「走」到台大醫院的.....看來真的是有腦震盪。<br />
    <br />
    不過現在想起這件事,<br />
    那位寫不出pain killer的年輕實習醫師角色倒是在我的記憶中戲份加重<br />
    反而那時緊張的要命的感覺都沒了<br />
    不過我們真過份,竟然這樣笑人家:-)<br />
    <br />
    還有<br />
    我記得那時回到桃園<br />
    拔麻跟姑姑正在泡茶<br />
    因為我們兩人本來就心虛玩太晚回家<br />
    支唔說完發生的事<br />
    拔麻臉色還一沉勒<br />
    發揮他們做大人的權威指示你那晚不准洗頭<br />
    因為愛漂亮又有潔癖你還臭了一下臉<br />
    哈哈哈哈 現在想起來真的好好笑唷
  • 您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國小五六年級有一回下課時間玩單槓, 正在練習倒吊<br />
    時, 上課鐘聲響. 一時之間忘了怎麼下來, 又害怕上課晚進教室被老師<br />
    處罰. 眼看同學都跑光了, 鐘聲也響完了. 情急之下, 以頭向下的姿勢<br />
    ... 落地了. 痛啊! 當時並沒想到腦震盪的問題 (國小而已, 不能也無<br />
    法想太多.), 趕緊進教室吧! 之後也沒怎麼樣. 就這樣一路平安長大.<br />
    ^_^ 潛水客
  • 雅琇
  • 我也來湊個熱鬧吧~<br />
    <br />
    話說小學時(忘記幾年級的課程)不是有個很有名的自然課「觀察」是跟蚯蚓有關嗎?<br />
    老師要求每個同學都要帶蚯蚓到學校,<br />
    前一天下午,哥哥就帶我到家附近河畔人家的菜園子裡挖偷蚯蚓(那時我哪知哥哥帶我去沒跟<br />
    人家說),挖到之時也正是被活逮時,臭罵一頓後還是讓我將蚯蚓帶回家。不知道是水土不服<br />
    還是怎樣,晚飯後蚯蚓就暴斃了~<br />
    爸爸說,那就明天早上四點半五點起床,上我們家的頂樓花園試著找一次吧!<br />
    <br />
    從沒這麼早起床的我,調好鬧鐘早早上床。<br />
    <br />
    「鈴~~」清晨的鬧鐘聲實在太恐怖了,那巨響將我從床上驚醒,神智不清的我還沒跨下床就<br />
    想伸手去按放在書桌上的鬧鐘~結果,鬧鐘沒按成,雙腳被床欄卡住,身體先掛在半空中,頭<br />
    撞上桌緣之後整個人以「完美的弧形」填滿書桌與床中間的走道區。<br />
    <br />
    原來~小時候我與妹妹臥室的書桌跟床平行,中間只有100公分距離,床是爸爸自己釘製的,<br />
    為了怕我們摔下床,床側面還加了兩道矮圍欄分別安置在腰部到腳區及頭部區,睡在裡面的我<br />
    跨過妹妹後,忘記還有圍欄,所以~<br />
    <br />
    真是不寧靜的清晨,頭上頂著一個腫得如雞蛋大的包,帶著被撞擊聲吵醒的老爸幫我找到的蚯<br />
    蚓,我還是上學去了。沒人擔心我會不會腦震盪,只有狂笑或責罵<br />
    <br />
    到如今,我都討厭蚯蚓。<br />
  • sherry
  • 你們....乾脆來個跌倒大串連吧!或者「摔倒王」選拔!<br />
    潛水偷笑閱讀很久而且發現每次"回應文"精彩程度跟"本文"有拼的<br />
    Sherry
  • vicky~*
  • 哎呦,好好笑~<br />
    還會害羞不想跟年輕醫生講實情~XD<br />
    <br />
    我可是從小到大沒有斷過手斷過腳~<br />
    (knock on wood! )<br />
    誰要我天生乖巧文靜!哈哈哈!<br />
    <br />
    話又說回來,年輕的實習醫生披白袍實在有種青澀的魅力呀!<br />
    (是.我是大嬸...)
  • chichunchan
  • 親愛的妹妹,<br />
    <br />
    我都忘了我被規定不准洗頭,不准洗頭完全就是我的罩門,不知道以後生孩子坐月子是<br />
    要怎樣,那你記憶中那位實習醫師的戲份是還有怎樣我沒寫到的,你要不要補充一下?<br />
    還有,你牽我走到臺大醫院?真的嗎?你怎麼對我這麼好?<br />
    <br />
    親愛的潛水客,<br />
    <br />
    你說的那種頭著地的吊單槓降落方式呢,本人也發生過,是我讀雄中的時候,旁邊有男<br />
    生呀我就愛現,想說不是每個讀音樂班的女生都是林黛玉,就很豪邁的翻上單槓,翻是<br />
    翻上去了啦,可惜穿的是長的運動褲,根本夾不住單槓一秒都不到就整個人頭著地降<br />
    落,<br />
    <br />
    丟<br />
    臉<br />
    。<br />
    <br />
    親愛的雅琇,<br />
    <br />
    哈哈哈哈!<br />
    <br />
    親愛的Sherry,<br />
    <br />
    這個網路大串聯搞不好寫起來很盛行喔!不過我應該還是第一名,等我下一篇寫在帥哥<br />
    面前丟臉的事吧!應該無人能贏過我‧‧‧<br />
    <br />
    親愛的Vicky,<br />
    <br />
    那位實習醫師呢,和青澀或魅力這兩個詞都完全的沒有關聯,這位大嬸你真的想多了,<br />
    即使我現在也成了大嬸在回想起來也完全沒有被電到的感覺,不好意思說完全就是對自<br />
    己智障表現的反省‧‧‧。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還真的是文靜乖巧怎麼可能從小到大一<br />
    路平安啊?以後我的小孩抱去給你養看看‧‧‧<br />
    <br />
  • chichunchan
  • 怎麼那麼久沒新的作品呢?<br />
    很期待滴<br />
  • Julia
  • 為避免大家以為我姐有雙重人格<br />
    自己回應自己的文章(雖然他很想)<br />
    特此clarify -<br />
    上一篇是我阿爸回的<br />
    但因為姊姊回家過年霸佔家裡電腦<br />
    所以不懂事的阿爸傻傻的在姐姐登錄無名的情況下回覆其文章<br />
    <br />
    對阿 好久都沒新文章了<br />
    寫寫回家過年的事嘛<br />
    我好想家阿
  • 原來如此!!
  • 雅琇
  • 喆君<br />
    你回台灣過年喔?<br />
    <br />
    啥時回來的,現在還在台灣嗎?還是已經回美國了?
  • Pro-Dad
  • 小天才<br />
    你暴露你姊姊回台灣的消息了<br />
    黑嘿嘿<br />
    你會被姊姊罵喔
  • Julia
  • 有....我被唸了<br />
    這件事機密到連我都不知道是秘密阿
  • Anne
  • 唉啊~人家我是想說,我也在台灣,可以電話聊天麼~<br />
    <br />
    我無聊透頂耶!<br />
    <br />
    如果你還在台灣,EMAIL給我啦!
  • Julia
  • Dear Anne -<br />
    <br />
    我姊姊回Baltimore了啦!<br />
    下飛機當天馬上衝去上工,<br />
    她是很辛苦的勞工代表。<br />
    <br />
    正是因為他這次回台灣時間超短<br />
    又是臨時決定<br />
    所以沒機會通知眾親朋好友<br />
    我帶替她向大家道歉嘿!<br />
    <br />
    (ps. 小君,我整個是在贖罪,你看的出來吧)
  • chichunchan
  • 各位,<br />
    <br />
    我妹妹說的沒錯,大家有了解吧?<br />
    <br />
    小天才,你知死了你!!!
  • lukueiying
  • 真是的,媽媽噤若寒蟬,妹妹卻是大聲公,看來整個秘密完全是破功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