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媽媽今年新書要出版之前,我和妹妹分別答應了媽媽要幫她各寫一篇序,我書讀的比較少題目就叫「媽媽和我」,妹妹出國讀了一年書果然有差,寫出一篇叫做「照映心田的月光」,光是看題目就知道姊妹兩人的知識水準以及所學有差。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家的爸爸在讀了我和妹妹寫的兩篇序之後,很感慨的對我阿母說,「你想小孩(也就是我和妹妹)如果寫我的話,會寫什麼?會寫的出和寫你一樣那麼多的內容嗎?」然後問完沒等我阿母回答,就自暴自棄的回答自己,「也無所謂啦!我看他們大概也不會寫。」媽媽轉述這一段對話之後,那時候是春末快要夏天,我當時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在今年秋天爸爸的生日為他寫一篇「我的爸爸」。

 

說也奇怪,「我的媽媽」是百分之九十九有在台灣讀小學的人就有寫過的作文題目,但是「我的爸爸」卻很少被學校的老師重視到,難道爸爸比較不重要嗎?我想破頭想不出個原因,我家的爸爸和媽媽一樣重要,重要的方面不一樣,但絕對一樣重要。

 

爸爸的成長環境和我幾乎是一百八十度的不一樣,我和妹妹從小不管在物質或愛上,從來都是滿滿不虞匱乏的;爸爸不一樣,所有家產在爺爺那一代就通通用光了,爸爸從小讀書靠的幾乎都是自己的勞力,高中時因為沒有錢在速食麵工廠打工,常常三餐都是以速食麵包成一整塊之後剩下的屑屑果腹,現在常常胃鬧毛病應該也是那時種下的因;然後住在西螺讀的是虎尾中學,有時候爺爺沒有錢給買客運車票,爸爸只好一整個月騎腳踏車往返,西螺到虎尾欸,我光用想的頭都開始暈了。也是如此爸爸一直都很節儉,我長這麼大鮮少看爸爸為自己添購什麼衣物,我們長大之後開始會為爸爸打扮,他整個衣櫥裡大概百分之九十五都是我和妹妹為他買的衣服,鞋子更是,一雙柏肯穿了好幾年鞋底都要翻起來了還是說,「還能穿啊!幹麻換?」

 

我想爸爸一定經常在心裡納悶,我這麼節省怎麼會生出你們兩個這麼討債的女兒,是呀!爸爸省是省,我和妹妹從小到大的花費他卻從來不小氣,我從小學琴要買譜,爸爸什麼都不說該花多少錢就是多少錢,國三決定要考音樂班開始找老師惡補樂理聲樂鋼琴,每星期的終點費對於像我們這種家裡只有一份薪水的家庭來說真是很大的一份負擔,可是爸爸從來沒有講過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他抱怨我學音樂花太多錢,更絕對沒有「您爸給你繳這多學費你還不給我認真點?」爸爸只是默默繳了學費然後只關心我學的開不開心,過的快不快樂。

 

然後大四那年,我決定再一年畢業之後要出國,讓我的夢想起飛,告訴爸爸這個想法之後,他二話不說,對於將來出國讀書要花多少錢甚至問也沒問,只說,「你決定了我和你媽媽就全力支持,先不要擔心學費生活費,你先好好去考試,看考完了怎麼樣我們再說。」說不定當時爸爸根本覺得我一間都考不上吧,我當時其實也是這麼想的。

 

這中間經過將近一個月在美國的audition之旅,美其名是說去考試,結果玩的買的比考試都要多,最後一起去考試的同伴都走了之後我還一個人在紐約待了好幾天,住在downtown Manhattan的旅館,簡直以為自己是慾望城市的女主角了,爸爸即使心裡可能在淌血,依然什麼都沒說,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他永遠都只有「錢夠不夠?好不好玩啊?自己要小心啊!」連考試考的怎樣都很少問,怕我這個什麼都不怕就怕被期待過高的孩子壓力大吧!

 

結果考完了,五間中了四間,兩間有獎學金,我問爸爸我該去哪裡,他說,「你們學音樂的專業我是不懂啦!不過有獎學金應該就表示學校很欣賞你,去欣賞你的學校也許表現的機會會比較多。」全然不是因為有了獎學金他的負擔會比較小這樣的考量,爸爸從小到大總是把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

 

然後出了國,每年回台灣是我和爸爸最期待的時候。每年暑假結束回美國後總是信誓旦旦說今年一定只能回來台灣一次,機票實在太貴,來來去去我貢獻給AA的機票錢即使不夠讓我當股東,也比我大學時北高貢獻給華航要多的多了,結果哪次成真,根本除了一開始一兩年一放假就到處去玩玩得樂不思蜀之外,平均每年都回家兩趟,家裡有什麼重要活動我幾乎都在場就好像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只是這樣並沒有減少每次在機場十八相送傷心的程度。有一年我回到美國之後打電話回家,妹妹說爸爸在從小港機場開回家的路上突然趴在方向盤上大哭,我傻住了,爸爸是受男子漢大丈夫有淚不輕彈教育的人,是多大的傷心讓他失控並冒著全家生命危險有這樣的舉動呀!

 

我感情開始的晚,除了高一一進雄中和一個學長搞過曖昧之外,一直都是覺得交男朋友真麻煩算了還是自己一個人比較不囉唆的人,直到大四終於在一時衝動下交了第一個男朋友,然後分手,出國,前前後後身邊換了幾個伴,爸爸除了在我高一時擔心和學長亂來會影響成績之外,其他時候對我的男朋友都是極度友好的,傳統該發生的男朋友/爸爸爭風吃醋的戲碼在我身上從來沒演過;我和小克在一起這五年,爸爸對他更是好的有時我不禁要問,「爸,你幹麻對他那麼好啊?」

 

「我對他好,他就對你好。」爸爸是這樣說的。

 

我在美國的這幾年,每次打電話回家的習慣總是報喜不報憂,爸爸也知道我像他,有什麼擔心的事從來都不太說,所以他開始從妹妹那裡問,他知道我不告訴他和媽媽的事有時會和妹妹說,所以妹妹就會來跟我說,「欸,爸爸在問這個那個,我要不要跟他講呀?」我知道這是他關心我的方法。

 

然後今年八月底我決定回台灣,一個星期日的下午我坐在客廳,爸爸在看報。

 

「爸,我想回台灣。」

 

爸頭一抬,驚訝極了。

 

我開始把我想了一整個春夏的心情和爸爸說,爸爸聽完只說,「這幾年你在美國不常真的講到你在那邊到底過得怎麼樣,我和你媽媽其實很多時候並不知道你到底過得好不好,看起來好像一切都滿棒的,工作順利綠卡也快拿到了,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清楚決定要回來,我絕對支持,你需要我怎麼做我照做就是了。」

 

因為決定的臨時,加上又是夏末,所以要買到機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於是接下來的幾天爸爸就在拜託所有認識和航空功公司或旅行社有關的人中焦頭爛額的幫我處理機票的事,動用了所有的關係終於買到三張高雄-巴爾第摩的商務艙機票,我即使堅持我年輕不需要搭商務艙,爸爸卻說,「阿,不要啦!這樣有伴啊!」因為機票難買,所以這一趟旅程整整轉了四次機,不要說我這個常常在搭長途飛機的人吃不消,爸爸恐怕也是苦在心裡吧!只是他什麼都沒說,到了美國之後每天關在家裡什麼地方也沒去,天天就是玩電腦遊戲和看從台灣帶去的雜誌,然後幫我打包,可是我什麼抱怨都沒從爸爸口裡聽到。

 

然後回到台灣,爸爸說,「想到你現在在台灣,愈想愈高興。」是呀!爸爸不像媽媽,總是有意無意會說多希望我留在台灣不要在去美國了,他一定知道聽到這樣的話我心裡不可能沒有掙扎的,所以爸爸默默的把其實也希望我留在身邊的願望放在心裡,從來沒有讓我知道,可是我曉得他知道我要回台灣是多麼的開心。

 

我於是也要在爸爸的生日告訴爸爸,我是多麼的開心在離家六年後又回到爸爸的羽翼下當爸爸的女兒,我在離開台灣到美國之後的這六年從來沒有斷過想回家的念頭,只是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這樣的希望居然成真了,如果加上大學北上五年,在離家十一年之後我是多麼的幸運再一次回到家中當爸爸的女兒,我希信爸爸也是這樣想的。

 

親愛的爸爸,生日快樂,希望你永遠健康平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