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一早六點鬧鐘在一片安靜中刺耳地響起,開始了我的瘋狂週末。

 

跳下床快速梳洗,今天的任務是在學校北上招生活動中扮演稱職的花瓶,服裝自然不能大意,前一天晚上在床上睡不著翻滾來翻滾去好不容易想好的那一件襯衫很顯然去年要收的時候送洗縮水,穿在身上怎麼樣都嫌短露出前一天晚上暴飲暴食的後果醜得要命,但是時間根本不夠讓我表演服裝秀,衣櫃翻了又翻,等到穿好衣服出門我的房間彷彿剛有小偷來遊覽過一樣。

 

爸爸好心載我到高鐵車站,踏進高鐵車站的那一煞那自己彷彿也縉身為因為公務繁忙必須北高當天來回出差的高階主管,雖然是一輩子也不可能發生的事,但是我沉浸在自己角色扮演的世界裡嘴角不禁上揚,像個傻瓜一樣。

 

買了票之後眼皮像有千斤頂壓著,跑到摩斯買了一杯茶,順便受到好心店員說我笑容很美麗的讚美,怎麼一下子茶都還沒喝眼皮又輕了起來,虛榮心這個東西總是在我不經意的時候出來作怪讓我了解一個女人,或者只有我,對於外表在意的程度可以不可思議到什麼程度。

 

上了車,店員讚美的威力逐漸退散,一邊閱讀買了好久斷斷續續一直沒有看完的「不存在的女兒」,一邊在心裡掙扎到底要不要瞇一下免得等下系主任看到一個妝很濃一看就知道是為了遮掩前一天晚上貪玩晚上床睡眠不足的人,可惜高鐵真的很快,在我還沒有下定決心究竟要如何的時候台北就到了。

 

踏出台北車站會合的地點在大亞百貨。我在車站內問了一個警衛大亞百貨在哪裡,警衛一臉莫名其妙比了一個方向說,「就在對面那邊啊,過馬路就到了。」朝著這個警衛指的方向看一看果然看到很多棟建築物,可是並沒有一棟叫做大亞百貨啊!可是我相信人民保母不會無聊到欺騙一個一臉驚慌的外地人,我走出車站再問了一個路人,這次這位小姐/太太好心的告訴我在我和她講話的正對面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謝過之後小跑步穿過馬路,在新光三越前面看到一個賣雨傘的攤子,我未雨綢繆打算買一支雨傘。

 

交易之後這阿桑拿了一張她的名片給我並且問我,「你認不認識我?」

 

我以為我因為平常這個時候還是睡眠時間耳朵不靈光聽錯,就又問了一次。

 

「你認不認識我?」這個阿桑真的是這樣講的欸,我沒聽錯。

 

「不認識欸,不好意思。」我一臉抱歉。

 

「你不認識我喔!我很有名內,你怎麼不認識我?」

 

怪了,就說不認識了妹,可是為了遵循媽媽的教誨說做人要有禮貌,我又說了一次「不認識喔,因為我是外地人,不好意思。」又說了一次不好意思,夠有禮貌了吧。

 

「真的喔,可是我很有名欸!」

 

這個阿桑真是白目到了一個讓我想當場尖叫的程度。我再次講了一次一模一樣的回答,這次加上,「阿桑,阿我也很有名欸,那你有沒有認識我?」講完匆匆逃走。

 

上面那一句是幻想的,這阿桑雖然有點瘋癲,至少還算是個長輩我即使再不爽也只能在心裡os。逃走後我匆匆坐上學校的車系主任很貼心地已經準備好一杯焦糖瑪琪朵在等我,馬上前往第一站,台北某工商。

 

之所以要這麼早到是因為這所學校今天正好有一個班展希望我們可以去觀賞並給一些意見。坐定之後一陣震耳欲聾的音響開始,我的反射動作是捂住耳朵,一捂住之後突然意識到我隔壁坐的是他們的班導師!!

 

唉!

 

節目持續進行,我愈來愈坐立難安,節目本身還算有創意,把各式各樣的不同元素放在一起,有熱門音樂,舞蹈,上海灘戲劇,創意本身不錯,但是細部的地方都沒有好好修過,熱門音樂先說吧!大概有四五個音樂節目,每一個都有音準不對的問題,我自己是唱歌的人,對於音準這件事有龜毛到令人討厭的挑剔,我當天已經在心裡對著自己講了一百遍「沒關係,他們才高三。」可是,我的心理戰策略很顯然無效,因為我在短短七十分鐘的表演已經練就了頭一低頭髮散到臉兩旁成貞子狀然後我的雙手快速遮住耳朵但是身體依然隨著節奏搖擺彷彿很享受的反射姿態。再來,英文咬字夾帶著濃濃的台味,各位千萬不要誤會,我是標準的台妹高雄妹,都在去國六年選擇回到美麗的寶島對於台灣自然有深重的情感。可是,是英文歌不是那卡西欸!發音拜託注意一下,life聽起來像liestill聽起來像stu,實在很不像的啦!

 

然後戲劇,劇本其實挺有趣,講一個跨越四個世代的故事,如果劇本是小孩子自己寫的那真的夠有創意,遺憾的是,每個人好像都被周杰倫附身一樣,不僅講話講在喉嚨裡什麼都聽不見咬字還ㄓㄔㄕㄖㄗㄘㄙ通通分不清楚,上台ㄖ和ㄌ通通都一樣,每個人都變成每個ㄌㄣˊ,天氣好熱都變成天氣好樂,天氣什麼時候有喜怒哀樂了新聞怎麼都沒報呢?唉!然後講話講在喉嚨裡所以有一半的台詞我都沒有聽清楚,這個毛病在音樂節目時也是,大家上台自我介紹都是,「大家好我是XXX。」第一是「大家好」一定通通連在一起,變成「搭好」,然後我是XXXXXX沒有一個是我有聽懂名字的,好像我沒正明前怕別人聽到我到底叫做什麼名字所以模糊帶過一樣,可是護照上的英文名字是錯誤的這件事並不是天天會發生的吧。

 

舞蹈倒精采,有一個應該是從小學舞的練家子,所有的舞蹈就看他滿場飛,男生跳舞要是跳得好真是很吸引人的一件事。

 

寫到這裡,我還記得當時因為早上那杯利尿的焦糖瑪琪朵把我理論上應該是很小的膀胱擠到當場想要站起來跺腳大喊,「停,全部給我停,我要爆了!!」

 

匆匆去了廁所時間剩下沒多少,系主任快速就學校做了簡介然後就是Q&A,這群台北的小朋友一聽到樹徳在高雄第一個反應就是,「ㄏㄚˊ,好遠喔!」

 

遠你個頭,你們總該不會以為全台灣就台北一個是城市吧,大台北唯我獨尊的霸權心態我在這次招生中真是見識得淋漓盡致。

 

我在學生「老師,你好漂亮喔!老師,唱一首歌啦。」開心中答完一個關於音樂課成的問題之後一方面因為時間到了一方面因為自己極有可能淪落成為歌女之中落荒而逃,到達下一站,台北某高中。

 

再度因為時間的不足我稱職扮演了坐在椅子上微笑一動也不動花瓶的角色,主任做完簡報答完Q&A,這次大家一聽到學校在高雄縣燕巢鄉的反應是,「有種芭樂齁?!」唉!香蕉你個芭樂,除了種芭樂我們高雄和台北一樣也有養人啦!

 

我們站在教室準備離開時,發生了一件事。

 

「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妳?」一個高三剛坐在教室裡聽簡報的學生走過來問我。

 

噗哧,我笑出聲。小朋友,如果你想搭訕,你的功力比起在操場對我挑釁的阿弟仔是差遠了,我搖頭說,「應該沒有。」

 

「真的嗎?你之前沒有在台北嗎?」很有毅力不死心地繼續問。

 

我又噗哧,「有,但是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心裡還偷偷做了一下算數,我讀大一是十年前的事,如果這位弟弟你現在高三也就是十八歲,那十年前我在讀大學,的確,人在台北的時候,你才小學四年級,也就是十歲喔!

 

這一段我自己演的數學內心戲沒講出來,免的破壞弟弟的幻想,那我就是罪人了。在我努力要把對話帶入招生的內容和他的瞎扯之中我對系主任使了眼色,閃人。(註一)

 

結束招生之後,終於到了這次台北行讓我最期待的事----和已經在台北參加英國文化協會獎學金得主晚會的妹妹見面吃晚餐。在餐廳碰面之後,他的其他LSEer也都在,八個人快樂度過晚餐,我因為還要趕高鐵回高雄所以本著「草地親戚吃飽就走」(註二)的精神一吃完馬上走人。

 

到了台北火車站依照我旅行的莫非定律(註三)自然是錯過一個半小時會到高雄那一班車,只剩下要將近兩小時才會到的車,買了票上車之後想要繼續早上未完成的「不存在的女兒」,翻不到兩頁就睡得東倒西歪了。

 

醒來發現身邊都沒有人嚇了一大跳以為我要夜宿高鐵,甩甩頭發現車還在動,還好還沒到。到了之後辛苦的爸爸來接,回到家十一點多洗好澡吹完頭髮東摸西摸摸完之後已經快兩點了,媽呀!我星期六可是有比當花瓶更重要的任務在身----擔任國稅局主辦的租稅金曲歌唱大賽的評審,再度要早起呀!

 

隔天鬧鐘響時是七點半,也就是我連續兩天都只睡了五小時左右,我死了。

 

到了現場眼睛一亮,場地佈置得有模有樣,舞台有像迪斯可一樣的旋轉燈光還有噴乾冰的設備,很專業的。開始之後我在一隊隊不準的音高之中逐漸失去注意力,眼前一個人變兩個人,兩個人變四個人整個呈倍數增加,還好因為即使市政府推行節約能源空調只能開27度,國稅局很顯然不太理睬這個政策,冷氣開得像是有人要中暑一樣,有夠浪費的,可是也還好因為我冷得像要死了一樣所以頭才沒真的點下去丟臉丟到國稅局。好不容易來了一隊我雄中的學弟,這幾個男生沒有給雄中丟臉,曲子改編得不僅精采唱得也不賴,我精神好不容易一振,然後接下來又是地老天荒的音不準,或者是五個人上台有五個key,六個人就有六個調這種非常人做得到的天才,可是明明是唱同一首歌並且是齊唱沒有合音的呀!

 

唉!

 

在比賽過程中我注意到一件和昨天在台北招生時一樣注意到的事情,現在是在流行蓋頭蓋臉的髮型嗎?十個男生大概有九個半的頭髮是長到鼻子,然後很帥氣地就讓他垂在那邊,我看了覺得自己鼻子好癢啊!什麼時候clean cut變成非主流啦?真可惜,姊姊我喜歡男生頭髮剪得乾乾淨淨欸!(註四)而且蓋住眼睛我真的很難看出你在台上究竟是什麼表情,說不定這就是這些人的目的,不讓人看穿!!不過,年輕人專注在唱歌時的認真表情真是很讓人感動的一件事。

 

最後五個評審沒有異議選出三組,其實也只有這三組比較沒有走音,我領了富有國稅局發的餐盒和便當還有一條後來打開發現原來是被子的大禮盒回家,午餐都沒吃完就不支倒地,我這樣一個覺得睡午覺是老年人才做的事從來沒有睡午覺習慣的人一覺睡到醒來已經天黑了。

 

What a weekend!!

 

註一:後來回家之後和妹妹說這件事,她冷冷地說,「我看他應該只是在路上看過妳音樂會的海報吧!妳應該不是以為他在跟妳搭訕吧?」

 

註二:用台語發音才有押韻。

 

註三:不相信的人請看【愛旅行】。

 

註四:妹妹:「誰在意你喜歡什麼樣子啊?It’s not always about you, ok?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paying
  • 1.超強的啦!才回去多久,就有這麼多差事,真有妳的
    2.我看到你不知道大亞百貨在哪裡那段也是一個很吃驚,要有人在台北車站前面問我這個問題我一定以為他是在跟我搭訕吧,頓時就表示我也是那種以為台灣就只有台北市的井底之蛙,唉
    3.我好像有參加過那個租稅金曲比賽耶,指定曲是那個什麼 統一發票人人愛,愛國中獎大家來,你我一起要發票 國家更美好 這個東西嗎?(不是就糗了)
  • 1.我身邊貴人多到一個不行,大家都是善心人士,看到我是窮光蛋都拉我一把。

    2.欸,我可不是指你,不要對號入座啦,只是台北人真的很多覺得出了台北就是「下港」了,而且這個下港是有貶低意味的,好恐怖。

    3.沒錯,我去評的就是那個,可惜參賽者沒有一個和你一樣強的,連點邊都沾不上,想你啊!

    jejiun82 於 2007/11/13 22:38 回覆

  • vicky~*
  • 來看過幾次卻都留不了言,
    今天才發現,原來是被我的卡巴給擋住了..

    你回到台灣真像隻花蝴蝶滿場飛耶~^^
    讚喔!!

    然後我心裡一直有個小疑問,
    你回台灣後,阿..小克怎麼辦??愛相隨嗎?
    (對不起啦,我是好奇的大嬸咩..)
  • 卡巴是什麼的啦?
    我去你版上留言囉!

    jejiun82 於 2007/11/13 22:39 回覆

  • ylhzoe
  • 我想~

    雖然那個高中生可能不是跟你搭訕,不過我想...他可能你很像那個大明星鍾麗緹,所以覺得妳面熟!
    (哈哈~有沒有樂到飛上天?)
  • 子敬媽,

    學佛人果然不同,慈悲心和善心都與眾不同啊!

    jejiun82 於 2007/11/13 22:40 回覆

  • vicky~*
  • 卡巴就是偉大的防毒軟體卡巴斯基Kaspersky,
    好用好用,不過就是因為太好用了,
    連你的留言視窗都被擋住!XD
  • 還好這位司機改邪歸正你才可以給我留言。

    jejiun82 於 2007/11/14 22:46 回覆

  • Julia
  • 子敬的阿母-
    鍾麗緹超辣是我的fantasy耶,我姊長的這麼賢淑,你不要為了拜託我姐教子敬鋼琴就來這招啦!

    Vicky-
    我忍不住想講一個我聽到的有關卡巴的冷笑話....
    為「什麼SARS期間,當大家都戴口罩的時候,為什麼有一個公車司機都沒有戴口罩也沒有得到SARS呢?」

    因為........

    因為他是卡巴司機呀。

    (這是從朋友那邊聽來的,聽說他當助教時對大學生們說這個笑話,反應很好呢。逃。)
  • 我已經盡量不要很賢淑了啦!你沒有看我很久沒有穿裙子了嗎?泣

    還有,台大獸醫男的卡巴司基笑話真是有夠冷的。

    jejiun82 於 2007/11/14 22:48 回覆

  • Julia
  • 妳不要把我塑造成潑冷水大王壞心妹妹阿,我要適時的讓你從公主的世界醒過來,體會平常人的生活呀。


























  • jejiun82 於 2007/11/14 22:49 回覆

  • Carol
  • 自以為

    妳的文章趣味橫生之餘還令人有種"照妖 鏡"的感覺~~也看到自己的"自以為"
  • 謝謝的啦!我是在照自己這個妖呀!

    jejiun82 於 2007/11/14 22:50 回覆

  • 恩寶的媽咪
  • 想妳啊!!!

    吉君~我是采諭啦!(從無名那邊,留完言才發現,要到新家這裡來~@@)
    歡迎回來台灣~~^^好久不見了!!!
    你的生活好忙碌喔!!
  • vicky~*
  • 喆君,
    其實司機都有在視窗下面給我暗示,
    可是我跟他不太熟,不懂他再暗示什麼,
    郎有情妹無意呀~XD

    Julia,
    有冷到...乾笑..ㄜ..呵..呵....
    然後因為卡巴的功能太強大,
    導致很多人懷疑,這公司搞不好還有私下偷寫病毒,哈哈
    我的IT朋友說:誰知道他們俄國人在搞啥~XD
  • 的確,這麼多俄國辣妹來台灣做文化藝術交流,套一句你說的,誰知道他們俄國人在搞啥!

    jejiun82 於 2007/11/20 2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