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晚上參加完精采的【瑪瑪米亞】員工尾牙之後,回到家已經兩點多了。在力行早睡早起一個多星期之後,熬夜真是煎熬,雖然尾牙的節目精采地不可思議,看到一堆正妹和帥哥,可是回到家一想到隔天一早要到台北和台大合唱團為在中山堂一年一度的公演排練就一陣膽戰心驚,洗了澡上床,時間是凌晨三點。

 

幾個小時之後睜開重得不得了的眼皮,潄洗,上路,在高鐵上睡得搖頭晃腦,睜開眼睛之後,發現整車的旅客都在移動,我跳起來以為過站了,回神一想,台北是最後一站哪有過不過站的事情,真是睡傻了。

 

進到台大第二學生活動中心三樓,傳來一陣悅耳的歌聲,循著聲音找去看到一堆人在唱歌,我知道一堆這個量詞一點都不文雅,可是我只找得到這兩個字來形容我看到那麼多團員的心裡受到的驚嚇。我知道台大合唱團有很長的歷史,也知道台大合唱團不是想進就進的去的,可是看到一群年輕孩子認真練唱的臉龐,我除了驚嚇,心裡更多的是感動。

 

和十年前在大學教過我十年後看到完全沒有變的妖精族指揮連老師打了招呼,對了速度,走了一次BrucknerRequiem,在親愛的朋友的科學家男友的實驗室待了一會等朋友來接,看到一堆我這輩子第一次,我想應該也是唯一一次,見到一整屋子像工廠一樣插滿管子還發出轟隆聲好像快要爆炸的機器,科學家和科學家的科學家朋友試著想要就我愚蠢的問題提出解答,在我因為腦容量不足自己宣告放棄之後,我在科學家們的臉上看到一閃而逝的如釋重負。然後吃了一頓好吃的晚餐,見識了學科學和學音樂的人原來也可以有除了問「這插滿管子的東西是幹什麼的?」或是「這和太陽能之間的關聯是?」之外正常的談話,然後在已經應該準備回家上床休息迎接第二天表演的晚上十點多,見了好久不見的大學同學,敘了舊,開心回家。

 

隔天和聲樂界第一正妹碰面,吃了一家主要客源應該是學生的義大利餐廳,我叫了一盤麵,吃了三盤沙拉吧的食物,完全沒有飽,心不甘情不願走出餐廳,在東區的小巷子裡晃了一下,正妹買了兩件穿在她身上漂亮的不得了的衣服,正妹終於受不了我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帶我去【糖朝】,我點了一盤超好吃的干炒河粉,然後再加一晚熱的豆腐花,哎呀!終於滿足了,晚上要演出,我才不會做出虧待自己的事。

 

和正妹分手,一邊心想著為什麼老天沒把她的臉生給我,一邊走進中山堂等彩排。

 

等了好久終於輪到我唱的那一部分,快速排完躲進休息室,便當已經端正擺好在桌子上了,也不過離吃炒麵兩小時的時間,我一屁股坐下就拿起筷子又是三兩下清潔溜溜,算一算我在六小時內吃了三餐,怎麼會這樣?

 

上了妝,在溫度十五度下坐立不安地掙扎了二十分鐘,終於鼓起勇氣穿上上次【榮耀巴洛克】那一件穿完隔天馬上生了一場一個多月病的深V領禮服,自作孽的在後台冷得皮皮挫,台北和高雄明明在同一個國家,誰想得到天氣一個冬一個夏,我前一天在高雄明明穿短袖短褲睡覺的呀!

 

上了台,敬了禮,一眨眼整齣Requiem就結束了。下台之後換了衣服坐到前台去,準備好好欣賞合唱團這群小朋友的演出。

 

這場音樂會下半場的第二部分是紀念張雨生逝世週年的主題。音樂家櫻井弘二精采的編曲讓張雨生五首膾炙人口的曲子首首震撼人心,兩百多個合唱團員製造出來的音響加上一把小提琴,一把薩克斯風和一把豎笛,以及兩位一站上台就抓住觀眾目光的小帥哥打擊樂手,整個舞台畫面不僅漂亮還有令人目不轉睛的效果,每顆音符更是飽滿的讓觀眾的淚水忍不住就一滴一滴地掉下來了。至少我自己哭得淅瀝嘩啦,一臉的濃妝像花貓一樣全糊了,除了合唱團精采感人的演唱,張雨生的詞實在寫得真好。

 

演出結束後,小朋友們熱情地邀請包括我在內的一堆老人去復興北路的清粥小菜吃宵夜慶功,要打出老人這兩個字我琢磨了半天,可是和一群青春無敵的十八九歲小朋友,真的不認老都天地不容了。到了那,很明顯有一桌是留給非年輕人,我們乖乖的坐下,等到人到齊,開始長達兩三個小時的雞飛狗跳。

 

要知道,這群人下午一點就進到中山堂,被女鐵人連老師操了一下午non stop,然後晚上音樂會使出全力,結束後繼續在小李子吵翻天,年輕,真好。

 

台大合唱團,你們真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