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學戲劇的男生。

 

我們是在游泳課認識的,那一年學校的游泳池剛建好,開了游泳課,全校同學都把游泳課列為體育課第一志願,遠遠排在把西瓜切來切去怎麼分也分不公平的太極之前,連風行一時的直排輪也敵不過學校國際比賽標準池的魅力,我也湊熱鬧地選了開在下午的游泳課,心機很深地希望游玩泳剛好回宿舍洗澡,洗完澡吃個晚餐剛好去系館練唱,運動完練唱應該是事半功倍的。(註一)

 

開始上課之後,除了游泳池真的很棒,有很多認識的同學很好玩之外,我看到一個男生。

 

我大一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學戲劇的男生,他在我們那一屆進學校時可是風雲人物,除了長相出色之外,玩樂團更是讓許多女生為之風靡,那時候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他講話低沉的聲音,雖然現在男高音唱歌好聽的聲音是我的罩門,但當時年紀還小,對於低沉有磁性的聲音推崇得不得了。

 

可惜我當時是音樂系的阿聳一枚,走在路上人家才不會多看我一眼,戲劇系的女生各各要不是先天優良很漂亮就是即使先天不良不漂亮也很會打扮,所以我也沒做多想,純欣賞總可以吧,總沒有規定我不喜歡你你也別來喜歡我的道理。

 

沒想到就在大三這一年,我和這位,稱為R吧,在游泳課終於互相認識。我還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在課堂上和R講話的情形,下課後像中了統一發票一樣,從游泳池走回宿舍的路上開心地連路都忘了怎麼好好走,冒失地橫衝直撞,趕著回宿舍和當時的室友心心報告好消息。

 

隨著每星期上課我和R愈來愈熟(註二),漸漸地,我們不只在課堂上只打招呼,在路上有時遇到也會一起去吃個飯,我還記得第一次一起去吃飯是山下的一家素食自助餐,光這一點就讓我對他更加印象深刻,即使是約會,男生願意陪我吃素的機會也並不多更何況我和他別說是約會了,連好朋友的邊都還沾不上(註三),當時狠狠就在心裡加了五分,這個一起吃素就加分的通則到現在依然適用,只是跟著通貨膨脹,分數從加五分跳到十分。

 

然後吃飯的時候,他提到他要去高雄找朋友,問我那個週末會不會在家,在我那時兩個星期回家一次的機率下如果還碰不到那就真的是天要亡我,還好老天看出我倆將來沒什麼發展,讓我嚐嚐滋味也就罷了。

 

約了那個星期的週日他會打電話給我,沒說要做什麼,只交代要我穿著輕便好活動的衣服。

 

然後星期六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樣也睡不著,好不容易在最後一次看鬧鐘是三點半的時候睡著,沒多久電話響了,我從床上跳起來還來不及看來電顯示。

 

「喆君啊!」

 

我一驚,主修老師的聲音。主修老師平常很少打電話給我的,尤其她知道我人在高雄,就算是要帶我去吃飯也得等我回台北。

 

看了看時鐘,七點十分。

 

「老師,什麼事?」

 

「喔!沒有沒有,我只是在想你現在在做什麼,順便討論一下那個音樂會的曲目。」

 

吼!老師,現在是星期六早上七點過十分,一般人都還在睡覺,只有您老人家精神正好想找人聊天,至於那音樂會,是兩個月後的事,有這麼急一定要星期六早上七點半,我正在等我暗戀的男生的電話時打來討論嗎?

 

耐心和老師講完電話,我再跳回床上。

 

然後電話又響,這一次學乖了看了來電顯示,是R

 

我怕吵到都還在睡的家人衝出陽台,清了清喉嚨,裝出我有生以來最甜美的聲音。

 

「起床了嗎?」

 

不管我一頭亂髮睡眼惺忪,我冷靜的說,「剛醒。」

 

「那你準備一下,我再過二十分鐘去接你。」

 

掛了電話,我一個人在陽台跳了半天。

 

打開衣櫥選半天,挑了一件可以顯出我青春美麗的短t-shirt加上一件現在看起來簡直不要臉的超短牛仔褲,坐在客廳裡想著等下見到面要講什麼,喔!還有,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呀?

 

坐上R的車,開到文化中心,他從後車廂拿出兩雙直排輪!!

 

要溜冰!

 

我的死期到了!

 

我看著R傻笑,R應該是看出我的恐懼,非常溫柔地笑著說,「別怕,我教妳。」

 

現在聽在我這個走實際路線的人耳裡實在是肉麻兮兮,可是當時受用的不得了,整顆心簡直都要化掉了。

 

一個早上就在不停的摔和不停的站起來之中飛快的度過,我們的感情也急速增進,我對這個一出口就是米蘭坤德拉、存在主義的男生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喔!還有,他帶了一本聶魯達的情詩集送我。

 

聶魯達!情詩!我的媽!

 

對於當時身為懷春少女的我,這樣浪漫的行為不啻是所有不管是瓊瑤還是席絹筆下男主角的行徑,我呢,也非常配合的在眼睛裡充滿一閃一閃心型的記號,落入R的手中。

 

只是後來現實和浪漫之間的距離實在太大,比如我常常在R講了一句米蘭坤德拉的名言之後腦中一片空白,絞盡腦汁也只擠的出,「對啊!你說的真有道理。」這種一講出口就想拿自己的頭去撞牆的愚蠢造句;或是我明明就很想看【電子情書】或是【新娘百分百】這種標準的主流院線片,卻為了想要營造出我也是文藝少女的形象勉強自己去看現在根本連片名是什麼都記不住的藝術電影,遺憾的是,再怎麼勉強自己,有時候認清現實還是很重要的。

 

我終於再也無法勉強自己去當總是言之有物的文藝青年,落寞但是如釋重負的和R說再見,結束這一段其實從來沒有開始,可是充滿了他不打電話只寫龍飛鳳舞一手好字的情書,金瓜石看日出,讀聶魯達情詩,第一次約會是手牽手去溜冰的浪漫少女情懷。

 

 

 

 

 

 

 

 

註一:後來發現,一直到洗完澡吃完飯都有照我的完美實現,然後練唱這件事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會在吃過晚餐昏昏欲睡之後被犧牲掉。

 

註二:很難不熟吧!每星期至少有一次穿著少少的泳衣見面,這位R先生身材健美,泳褲一定是超小件三角式的,不管他覺得和我熟不熟,我自己心裡是覺得對人家很熟了啦!

 

註三:其實一男一女沒有普通友情基礎,單獨一起吃飯的話,在我這個六級後段班的人心裡就算是約會了,但是依照我當時ㄍㄧㄥ到地老天荒的死個性,是絕不會承認的。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lly
  • 回憶總是無限美好阿
    人家我也曾經被牽著小手
    看著滿天不知名的星斗(是我不知啦)
    人家說那是什麼星我就猛點頭
    阿福現在也會跟我說星座
    當然我仍不懂
    只是他會敲我後腦杓
    讓我知道我不是在跟美少年約會

    三月16/31在台灣
    是否可以約出來見一面阿?
    我陪妳吃素食要加幾分阿 ?
  • 回憶真的是無限美好,最奇怪的是都只記得好的那一部分欸!

    叫阿福不要跟你說星座了啊!把天上的星星直接換成鑽石比較實在!

    三月你回來一定要見面的啊!可惜你晚一天不然就可以參加到欣怡的婚禮!

    jejiun82 於 2008/02/14 00:0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