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完的落寞是我當演員最不喜歡的一部分。和一群人朝夕相處多則一個半月,少則兩三個星期,敬禮謝幕下了戲各自分道揚鑣,下次見面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這次【愛情靈藥】倒是還好,合作演出的歌手都是熟朋友了,不怕見不到面,打個電話傳個簡訊精神都與大家同在,沒在怕的。

 

倒是要和中山以及高醫這群可愛的小朋友說再見頂捨不得。實話是,我在一開始排戲時對合唱團很擔心,這個擔心演變成在一次練習時讓我講了重話,通常我在排練場是不會這麼做的,首先當然是這並非我的工作,我沒有權限在有合唱團指揮在的場合開口,沒有規矩也沒有立場;再者,我過去歌劇演出的經驗,所有人一進劇場一定是都準備好了,如果有任何失誤的地方,導演自然會出聲輪不到我這個獨唱歌手發言。遺憾的是,國內的歌劇環境不成熟,各司其職顯然不是大家都有的共識,在兩三個星期排練的過程中有許多讓我吃驚的事情發生,這種team work如果有一個人對於份內的工作不敬業的情形之下,連帶影響到的就是每個人的心情,自然的也影響到工作和演出品質,我也在這陣子對自己的情緒管理能力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意思是很顯然我沒有什麼情緒管理的能力,以為有的其實只是大家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自然沒有什麼需要動氣的情形會發生。

 

總之,我因為擔心演出的成果對小朋友講了重話,我相信講的時候大家情緒都不是太好,但是小朋友的心眼大沒記恨,兩個多星期下來大家處得也很好,真的要說再見想到下次再一起合作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心裡那股很熟悉酸酸的感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的不在意。

 

連著兩天演出對於合唱團和樂團的第弟妹妹們來說都是體力的挑戰,尤其下午彩排晚上演出這樣的模式更是辛苦大家,但是演出完的成果很棒,來看的觀眾大多也給予正面的評價,希望中山和高醫的小朋友你們都知道,我很榮幸和你們一起演出,you all did a great job!!

 

慶功宴完回到家洗完澡上床是兩點多的事了。不到六小時之後再度張開眼睛,台大合唱團第一天上課,掙扎了三分鐘起床,心裡想的是,「我怎麼自己挖了這麼多洞然後一個一個跳進去?」

 

還好上完台大的課很開心,聰明的孩子果然不一樣,很多事情一點就通,其實也許不只是聰明,更多的是想要的強度到哪裡,每個人半小時下來,上到最後累歸累,心滿意足倒也給自己不少安慰。

 

從過完年初五開始排愛情靈藥到此刻,我的體力已經到達了極限,這已經不是每天跑三千可以拿來說嘴的得意,眼皮重到我一沾到床馬上睡著,可是,這還不是結尾。

 

隔天一早在麗尊酒店迎接一位從蘇格蘭來的外賓,為了樹德2008夏天要帶一個表已團體去愛丁堡參加藝穗節而來訪,非常和善的一個五十多歲的先生,陪著這位先生從樹徳到文化局,從文化局到看排練,隔天再到衛武營去參訪為了南北平衡而即將興建的表演藝術中心,然後到台中看明華園的表演,如果單純只有這些行程我絕不會哎哎叫個不停,體力即使到了極限還是可以有無限的潛力可以硬撐,比較大的問題是,如果是腦力到了極限呢?

 

我在那天之前都不知道我的工作除了當個稱職的伴遊小姐之外原來是及時翻譯的角色!!

 

把各長官的話變成英文講給外賓聽,再把外賓帶著蘇格蘭口音的英文翻成中文講給長官聽,怎麼看都不是一件穿美美的伴遊小姐能夠勝任的工作吧!最難的還沒到,第二天我們去看明華園的演出【何仙姑 part II】,要把劇情用英文講給這位一直到離開台灣都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孫翠鳳演的是男人的白人才是這兩天工作的精華!!

 

明華園!何仙姑!講英文!!!

 

我連何仙姑用台語要怎麼幾解釋都講得哩哩拉拉了,更何況用英文?我連她是誰都搞不清楚,即使知道是八仙,講來講去除了何仙姑也只記得有個李鐵拐,好吧!那李鐵拐英文是什麼?There is this guy who is physically challenged?別鬧了。然後何仙姑呢?This lady who was a guy but then he turned woman at the point when he (she?) realized that he actually should be a woman to save the world?不要說這英國人搞不清楚,我講到最後自己都愈講愈小聲愈講愈心虛,來亂的嘛!

 

那天回家,我的體力和腦力在連著兩天四杯咖啡以及密集英文課之後終於達到頂點!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