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五點整,上完嘉藥的「西洋歌劇欣賞」,照樣放完片子有一半的人津津有味地意猶未盡,另一半的人照例是「哎呀!怎麼天亮啦?」一付就是剛睡醒地睡眼矇矓。過了這半學期,我早練就一身裝死的功夫,心裡不是不灰心,可是課還是要上,也並不是所有的同學都是來吹冷氣睡午覺,偶爾男高音或女高音詠嘆調唱到激動處,這些人嘴巴還會嘖嘖作響,儼然是太大聲擾人清夢了。認真上的同學當然還是有,我那兩位從一開學就被選為班代的大一女生,幫我借了到現在半個多學期的單槍投影機的小孩兒就總是很認真,我想他們也算是積功徳,免得我老是好心想幫忙,無奈機器一碰到我就要不是壞就是故障,屢試不爽!

 

總之上完課,算一算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開到樹德,趕六點和亞欣走一下晚上的曲目,畢竟一個多星期前只走過一遍,就這樣上台未免是太不負責任。一路順遂開到燕巢,還包含了一邊開車一邊練唱,唱愈高油門就踩愈深,一邊唱一邊開彷彿回到在美國時天天Baltimore-DC一天一百哩的日子,只除了國道十號的速限根本像是在汽車駕訓班,和美國high way動不動7580mile比起來根本是天壤之別,不勝唏噓,嗚呼哀哉,難開啊!

 

唱累了把阿母的愛心水果拿出來吃,過收費站時要跟收費小姐說謝謝時還不小心噴出一口蓮霧汁!到了樹德的藝文廣場之後,只看到現場佈置的和我們主題一整個相得益彰,藍色、紅色和白色的長布條把美國國旗的影像表露無疑,只是話又說回來,我們也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啊,所以這樣說起來,我們的主題【美國之音】其實是可以改成【台灣之台灣是寶島】,是這樣嗎?或是【泰國之椰子真好喝以及人妖真美麗】?或是【英國之英國腔英文真是做作又好聽】?反正這幾國的國旗顏色都是這三色。

 

扯遠了。

 

和亞欣小走了一下速度,突然發現現場和我以為的不同,本來說旋轉樓梯要讓我走下來當Grand entrance,所以我已經準備了一套唱到哪裡要走幾步的範本並且ㄘㄨㄚˋ在等,沒想到整個樓梯入口處是被擋住的,我心裡其實一喜,要知道,自從十八歲的生日我在那位超級大帥哥面前從旋轉樓梯滾下樓之後,我對要穿高跟鞋走樓梯就一直有個陰影,誰知道今天會不會又給我出現個無敵大眼睛帥哥,我如果在像那一年一樣再摔一次我就真的要收山發誓再也不穿高跟鞋了!

 

只是後來反正陰錯陽差,好心的丁老師出現讓我以本來我準備好的方式入場,所以我最後就是以在拉斯維加斯作秀的方式從旋轉樓梯上緩緩慢步走下來,一邊唱一邊牢牢握住樓梯的扶手,還好是歌唱了一百遍熟到不可能忘詞,否則心裡只擔心著會不會仆街,要把歌唱好恐怕是強我所難,其他除了沒有吊鋼索之外,燈光設備倒是一應俱全。

 

開演之後順利進行,我唱的全是芭樂歌;唱歌這麼多年下來,我對於選歌有自己的一套標準,音樂對我來說,如果無法引起共鳴就什麼都不是,所以什麼樣的場合唱什麼樣的歌,就好像正常人不會穿比基尼去參加婚禮,也不會穿小禮服去運動會,不過也說不定,這個時代很多事其實很難講,我的妹妹都可以在工作沒多久之後在完全沒有運動節食的狀態下瘦了將近十公斤,頓時間從英國太太變回台灣小姐!所以如果在婚禮上看到牛仔褲球鞋外加棒球帽顯然也不是什麼不恰當的行為。(註一)

 

又離題了。

 

所以絕不是我背棄了古典音樂,我依然參與許多以古典音樂為主的音樂會,也依然很努力在精進自己歌劇和藝術歌曲的唱法,只是我逐漸學會不要畫地自限,每週固定收看【超級星光大道】讓我學到許多除了美聲唱法之外的表現方式,昨天去聽黃小琥的演唱會更是讓我嘖嘖稱奇,只是音響對我而言總是太吵這件事恐怕是我短時間內無法克服的困難,我知道我像個老人般怕吵怕煙,從來不去夜店並不是我清高,只是我怕吵又怕煙,總不能老是去聊天談心吧!那比蓋棉被純聊天還要不入流。

 

反正我唱了【真善美】,【變身怪醫】,【歡樂音樂妙無窮】(註二),【國王與我】以及蓋西文這些我稱作芭樂歌的曲目,旋律優美難度也不高,我唱得開心聽眾看起來也聽得挺開心,我還兼作曲目解說,摸蛤仔兼洗褲,一兼二顧,歐巴桑的本性啊!

 

只是,我樹德的小孩兒非常不捧場的都沒有來,全部扣分!

 

 

 

 

註一:說我老派吧!我還是覺得去參加婚禮要著正式服裝,人家在結理論上一輩子一次的婚欸!這種心態應該和我穿著禮服縮小腹累得半死腳蹬高跟鞋痛得響捶心肝站在台上放眼望去卻看到一百件T-shirt牛仔褲的心情是一樣的,明顯的是心裡不平衡在作祟。

 

註二:這中文翻譯實在是妙無窮,因為原文明明就只有The Music Man而已,哪裡來的歡樂音樂,還妙無窮啊?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