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四是我去台大的最後一次。

 

一早醒來除了如常的厭世之外,還加上高雄難得一見下個不停的大雨,要走出家門選擇穿哪雙鞋子時,邏輯在腦中走過一遍,貼心的大氣系孩子總是會在台北和高雄氣候不同的時候給我打簡訊,提醒我今天要不要帶傘要不要帶外套,既然今天沒有接到未來氣象主播的訊息,顯然表示台北和高雄的氣候是相同的,加上台北下雨的機率比起高雄是大多了,所以我在黑色平底老師鞋以及因應下雨天的夾腳拖鞋中掙扎了一秒,決定穿上前幾天在佐丹奴剛買的黑色夾腳拖,反正既然是下雨天大家即使沒有穿上雨鞋,也不可能是太正式的裝扮,我這一腳鞋自然不會顯得太突兀。

 

只是,我低估了莫非定律在我身上的神準。

 

踏出公館捷運站時,我簡直驚愕地要用雨傘打自己的頭最好打到昏過去,艷陽天欸!我一邊走一邊覺得所有街上的人都在注意我腳上那一雙不符合老師身分的夾腳拖,也未免太準,我就這麼一次因為太相信台北是個下雨城所以衣衫不整,要整我也不是這樣的整法。接下來一整天都處於學生一進來我就以一種告解的心虛告訴學生我為什麼穿得像個流浪漢。

 

星期六是高醫聲樂社的公演。我帶裡面幾個孩子帶到現在一年,終於有機會看他們表演,除了小可愛問了好幾次我會不會去之外,下一屆的社長也早早就打電話來確認結束之後的慶功宴我會不會到。真是認真可愛又有禮貌的一群小孩兒。

 

一早我六點半就起床,樹德還有【漂鳥】的面試,對一個平常工作日是從中午開始的人,也就是我,六點半起床的痛苦比起鬧鐘明明撥八點,可是在七點四十五的時候因為尿意而醒來,然後尿完不知道究竟是要不要再躺回床上,因為即使躺回去也根本睡不著這種痛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一整天就在兩杯咖啡和因為咖啡抖個不停的手中度過,回到家本來想瞇一下也因為時間不夠作罷。

 

因為擔心重蹈去年在美國鬼打牆的覆轍,雖然高雄縣勞工育樂中心離我在文化中心附近的家即使遇到下班時間大塞車四十分鐘也綽綽有餘,而且星期六的傍晚理論上是不塞車的,我還是在六點半準時從家裡出發,一路照著爸爸給的方向開---民族路右轉九如路左轉澄清路一直開看到麥當勞右轉再一直開過長庚醫院就會看到了,到了七點十分時,我的眼前出現了「屏東」以及一號省道的路標!!!

 

哇!屏東!我沒有要去屏東啊!

 

我的麥當勞呢?

 

我緊急煞車把車停到路邊趕緊打電話回家求救,我爸真厲害,冷靜地說,「你剛沒轉到澄清路你不知道嗎?回頭是岸,擦一擦重來。」我繞到交流道下回轉,大U-turn往回衝,一邊開一邊才注意到,這一路上愈開愈偏僻我難道是整個放空嗎?真是傻了。早上六點起床果然是對我的生理有莫大的影響。

 

回程的路上遇到岔路,我傻住,「剛剛開來時明明沒有岔路啊!」搖下車窗問隔壁開休旅車的太太,根據莫非定律,太太當然不是本地人!!選了條看起來對的,自然是不對,再打回家,我爸已經說,「你來不及了,回家吧!」後來總算是看到半小時前就該看到的麥當勞,右轉之後也的確看到勞工中心,可惜我在勞工中心外面硬是轉了三圈找不到入口,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握著方向盤哈哈大笑了起來,這些鬼打牆加在一起,我都可以出一本書叫做【心靈雞湯之如何笑容滿面地面對一天到晚遇到鬼打牆】。

 

好不容易進了表演的地方,走進去居然又錯過廳口,事不過三我今晚的份到這裡應該是用完了。

 

音樂會很棒,alto聲部尤其很讚,我一個個找到學生站的位置,每個孩兒都非常乖的做到我要他們做的呼吸,每個團員的臉都漂亮地像開了花一樣,我和華蓁(註一)及沛箐三個熟女坐在台下,共同的感想都是,「年輕真好,青春好刺眼啊!」

 

結束之後載了一車非常有誠意從台大下來的學生(註二)以及一個台北來的老師,剛自告奮勇說出我的車有空位之後就後悔了,我會不會把一車台北人就這樣載不見啊?果不其然,一走出演藝廳我就走往停車場的反方向,要不是學生提醒,這樣走到地老天荒也是取不到車的呀!

 

慶功宴在明誠路上的寧記,社團把二樓全包下了,學生吵得熱鬧滾滾,我們幾個老師不甘示弱也滿場飛這裡照相那裡聊天,儼然回到大學時門禁前出校門吃麻辣鍋然後唱KTV,唱完之後回到學校洗完澡正好趕八點課的青春歲月,差別只是,當時連續好幾天這樣過依然神采奕奕,現在呢,回到家時,我被鏡子裡一臉捲容的自己嚇到,原來,青春是有時效性的。


延伸閱讀:

鬼打牆呀

專長:找不到路

變老

 

 

 

註一:這位姐姐之後有好笑的故事,敬請期待。

 

註二:台大合唱團和高醫聲樂社基本上是姊妹團體,都是由連芳貝老師擔任指揮。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