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的夏天,謝謝你們。

 

去國六年後,我在2007的秋天,回到台灣。

 

其實這幾年想回台灣的念頭從來沒有斷過,每年回台灣到了尾聲,同樣的戲碼一再上演,不情願的打包,然後在機場和家人愈演愈烈的十八相送,年年這樣演下來,自己都覺得歹戲拖棚了,無奈的是心裡想家的傷感從來不曾減少一分一毫。在反覆思索之下,我於是在去年下定決心,在因緣俱足的情況下回到我的故鄉。

 

回來之後本來的打算是先休養生息一段時間,一方面是因為回家這一段路說長不長,我一路斷斷續續也走了六年,說身心俱疲雖然是有點無病呻吟,只是說起來恐怕是雖不中,亦不遠矣;另一方面當然是工作不是那麼好找,在教育政策的規定下,有許多教職的門檻都是需持有音樂博士學位,我呢,在沒有認真打算回台灣的考量下並沒有像多數深謀遠慮的台灣留學生,在碩士之後讀了博士,而是在獎學金的光芒下讀了個歌劇演唱文憑,現在看起來那一張紙一點用也沒有,但那兩年的時光,對於我今天是怎麼樣的我有太重要的意義。不過現在想起來,沒有讀博士其實根本只是因為我壓根就不是塊讀書的料,碩士讀得哩哩拉啦,好不容易脫離寫報告的日子,要再自己挖個洞跳進去?不要鬧了吧!

 

所以在考慮清楚決定踏上回家的路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包括了失業在家不知道多久,或者說是待業,兩種其實都差不多,反正就是沒有工作;表演的舞台有限,無法像在美國的時候天天排練,如果不是每星期,至少每個月都有演出,這些我都自己想好做了最壞的打算,不過就是當作再放個暑假,只是這個暑假的長度有可能無限期的延長,就這樣而已,不怕不怕。

 

沒想到的是,從九月重返國門到今天,我坐在我那台開機要開十分鐘的老電腦前打這一篇充滿感謝的文字,我完全跳過了沒有工作的失業,或待業期,直接跳到大學的兼任講師,高中的聲樂老師,合唱社團的聲樂指導,舞台上的歌劇演員,各種歌唱比賽的評審,評到我照鏡子都覺得自己怎麼和黃韻玲愈來愈像,以及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碰過的兼任行政人員!!!工作的份量多到我在美國兩三天就更新一次的部落格常常一放就荒廢一兩個星期,回到家累到講話都講不出來,好處則是體重直直落,讓我跑起步來輕盈許多,覺得膝蓋的承受力一定會讓我到六十歲還不會骨質疏鬆!

 

所以在因為借不到場地已經放棄今年開音樂會的希望之後,四月中文化中心活動組來電通知有人退掉七月的一個星期日,問我還要不要,我在即使時間其實很趕的情形下還是決定了我要開這場音樂會,並且主題就要叫做【感恩】,我知道叫做感恩實在很聳,但的確是我的一片真心誠意,這一年來我受到太多人的幫忙,所有的一切都是身邊的貴人來的,我的家人,長輩,學長姐學弟妹,同學,朋友,身邊所有人都對我好,什麼事都想到我,我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至於為什麼連續兩年都將演出所有結餘捐給寂光寺作為建寺基金,除了因為我自己是寂光寺住持慧深師父的皈依弟子,而寂光寺現在正在興建之外,更多的原因是這幾年,我的生命裡發生了許多變化,這些變化我無法在這裡一一陳述,只能說的是,要不是因為我的宗教信仰,有許多事情我現在回頭來看,很難斷定我過不過得去;我於是真的相信,一個正確的宗教信仰會讓我們的生命更好,生命更好之後,我們因此才有餘力讓我們的世界更好。

 

最後,再一次衷心地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陪我一路走來,希望今晚我在台上唱得開心,你們在台下聽得也開心。晚安。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