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每個星期六都像打仗一樣。

這個星期六一早九點就殺到Rockville教學生,教完之後趕到歌劇院蝴蝶夫人的排練,排完之後在衝到Concert Artists 的音樂會地點,匆忙把該抹在臉上的東西抹完之後跳下車進到會場,音樂會很快開始,唱完之後和幾個朋友去一家叫Vaccaro的道地義大利冰淇淋店吃冰淇淋,吃完回家後躺到床上已經是凌晨兩點鐘!

隔天一早九點半開始教會連著兩個禮拜,唱完回到家像死了一樣,好不容易可以坐在沙發上吃午餐看第一季的Project Runway,結果還沒吃完熊熊想起下午小克的學生送我們票,要去BSO聽音樂會,有個叫Stefan Jakiw的二十歲年輕小提琴家和BSO要拉Barber的協奏曲,不情不願換好衣服,和小克快步前往音樂廳。

到了之後已經兩點五十九分了,音樂會三點開始,為什麼時間會抓這麼緊呢?因為我和小克拖拉的功力不分軒輊。進到會場之後,我那只有在緊要關頭才會發生的頻尿症再度發揮功力,拔腿就往洗手間衝,跑沒幾步,碰!

我跌倒了。

不是輕輕絆倒在地那一種,是整個人往前栽趴在地上狗吃屎那種,丟臉丟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不只因為快步在音樂廳內奔跑跌倒活該丟臉,而且小姐我呢,因為要去聽音樂會好不容易有機會在趕車跑來跑去的灰頭土臉日子中逮到機會打扮一下,穿了一件處女秀的無袖毛料洋裝,布料很少,裡頭穿的呢,布料更少!一往前栽的時候,是的,整件洋裝幾乎掀一半起來!!!

還好當時幾乎所有人都進去會場了,只有一個老太太回頭看了一下,我快速爬起來並暗自希望她動作慢轉頭的時候我已經整裝完畢所以什麼都沒看見,起身拍拍外套假裝從容走進洗手間,沒多久就聽到有另外一個人進來。

「Hello?」我沒出聲,不曉得是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叫我。

「Hello?」又一次。

「Yes?」我遲疑的回答。

「I saw a lady fall just now, and was coming in to check on her…..」
(我剛看到一個小姐跌倒,進來看看她還好嗎?)

我的媽呀!

「Um, that was me, I am fine, thank you.」(呃,是我啦!我沒事,謝謝。)

「Are you sure?」Sure啊,阿不然你是希望我說我不能走或是血流成河之類的嗎?

「Yes, I am ok, thanks.」

我在廁所待了很久,為了避免走出洗手間碰到剛剛有看到我跌倒的人。

















*喆君說*
後續嗎?兩個膝蓋腫起來,左手掌磨破一塊皮加擦傷,很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