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去年夏天,我就想要把脖子上像海藻群居一樣的瘜肉處理掉,雖然美觀是其中很大一個因素,但更多的是害怕愈大愈長愈多,等到有一天全被瘜肉覆蓋那我再怎麼唉爸哭母也來不及了,而且我這麼怕死,萬一哪一顆搞個病變那就真的慘了。只是去年夏天有太多意料之外的事發生,處理脖子這件事頓時從很重要變成極為不重要被擱在一旁,回到台灣之後因為四季如夏,對我這樣從很乾的美國回到很濕的台灣來每天都得洗兩次澡的人,再怎麼愛美都很難不洗澡不洗頭三到五天,所以一拖再拖,拖到這一陣子終於有些涼意,妹妹拖著我找上高雄名聲不錯的佳祈皮膚科。

 

因為妹妹已經試過,信誓旦旦說絕對完全不痛,我從小摔到大,三歲斷手接骨從頭到尾一滴淚都沒掉耐痛力誰人ㄍㄚ我比,即使妹妹是說謊其實有一點點痛我也一定可以承受,非常爽快的讓護士小姐在我的皮膚上塗上麻藥。

 

護士小姐抹完之後要等四十分鐘讓麻藥發生效用。和妹妹坐在椅子上看著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和我們一樣為了愛美不擇手段的人,雖然我心裡小小的堅持有一部分是為了健康的原因,可是有人會相信才有鬼吧!

 

等到四十分鐘之後妹妹先進去,不到五分鐘就完成,在我還沒有機會看到妹妹問看看今天痛不痛之前護士就叫我進去了。

 

躺在診療椅上,醫生叫我眼睛閉上以免被雷射光射到,我乖乖閉上眼睛想到妹妹的叮嚀開始唸起地藏王菩薩的聖號,根據妹妹的說法,她的完全不痛就是這樣來的。

 

我一邊念一變覺得真有效果然不痛欸,只是好景不常,當我正準備放鬆緊繃的身體之際,鎖骨附近突然一陣刺痛,然後跟著鎖骨另一邊又是一陣刺痛,我的媽呀,這是怎麼回事?

 

我一邊忍痛,一邊想到底哪裡went wrong,想半天終於想到,護士小姐抹麻藥時並沒有抹到鎖骨那一帶,顯然是不以為那邊的顆粒也是屬於瘜肉那一族的,只是醫生明察秋毫,想必是替病人著想,既然來了就一次都打一打一勞永逸,

 

終於忍過整個療程,出來之後我的胸前一片紅通通,妹妹一臉驚嚇問我怎麼回事,我忍住就要破口而出的「你真是大騙子,明明就痛得要死!」冷靜的回答「有麻藥的地方不痛,沒有麻藥的地方很痛。」

 

唉!畢竟妹妹怎麼知道這種雖是就是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P.S 事後妹妹問我怎麼不跟醫生講沒有擦到麻藥,我的邏輯是,如果講了就要再重抹然後再等四十分鐘然後再重新來一次,太麻煩,所以算了,痛就痛吧!沒在怕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