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講到評審這件事,之前樹德招生時,也有好幾個天兵。先說,絕沒有取笑這些學生的意思,我純粹是以「好可愛」的心情在講這些小孩兒。

 

其中一個一進來就先報歌名,是余天某首很老的台語歌。詫異選歌風格之虞,問他那另一首呢?他講了一首「不愛我的人」還是「愛我的人」還是「我愛的人」還是「心愛的人」,總之是有你有我然後討論愛不愛的歌,三個評審老師茫然的看著對方,問他這是誰唱的什麼歌啊?「余天的。」所以這小子很喜歡余天,我們得到一個結論。

 

走到鋼琴前自彈自唱,從他開始彈起前奏我就把頭低下抖到不行,這孩子把台語歌的精髓發揮到淋漓盡致,從伴奏的滑音到唱腔的抖音,我偷偷瞄了其他兩位評審老師,兩人也是低著頭只看到肩膀抖個不停,等他唱完歌,其中一位老師問他,「你幾歲?」「18。」「那為什麼會選這種老歌?」「我覺得這種黑膠唱片時代的老歌很有一種特別的味道,混合了了許多音樂元素在裡面,有爵士那一類的。」

 

台語老歌和爵士!

 

我怎麼從來不知道原來余天的台語老歌裡面是帶有爵士風格的!!!

 

然後問他「那你最喜歡的歌手是誰?」

 

小朋友一臉崇敬的表情用台語吐出三個字,「洪一峰。」

 

然後有個現在在當臨時演員的美眉進來唱了一首黃乙玲的歌,很不錯。,幫他伴奏的是一位在室內帶著墨鏡穿BVD式吊嘎滿身肌肉的男人,她沒唱完時間到了就被卡掉,只見這吊嘎男意猶未盡欲罷不能,還稍微露出不以為然一副「她唱這麼好你們怎麼卡掉了?」直到我說,「好了好了,很好很好,可以了喔。」。問她如果考上了可是因為學校課很多很忙所以不能工作,那依她目前要養家的情況經濟上怎麼辦?小女孩略帶羞怯但是堅定的說出,「喔!朋友都會幫忙。」其中一個老師說,「你說的是你身邊這位男朋友嗎?」她點點頭,然後連珠砲的說,「他很支持我,我認識他之前什麼都不會,他教我很多,他自己也很棒,又是作家又是音樂家又是消防隊員(註一)又會彈吉他,啊!他很棒啦!」下了個結論,吊嘎男很志得意滿的在旁邊補一句,「阿,我有很多身分啦!」我們感佩小倆口上進加上她表現得不錯,分數給的不低。

 

只是後來考完後每個組在討論要誰不要誰的時候,戲劇那組的老師在我們說「就是那個和吊嘎男一起那位小女生」時露出茫然的表情,抽絲剝繭之後才知道這小女生不知道是太緊張講錯還是臨時演員當久了學會玫瑰瞳鈴眼的編劇功力編故事很厲害,居然在我們考場說這位吊嘎男是她男友但在戲劇考場卻說是她哥哥!

 

小朋友,誠信很重要啊!

 

然後,有個好可愛的底迪進來,報完他要唱什麼曲子之後,我們說,「準備好就可以開始囉!」這老兄深呼吸三次之後說,「讓我調適一下!」然後低下頭又深吸三大口氣。唱完第一首網球王子的主題曲之後,問他第二首是什麼,一樣報了曲名,這次在我們還沒說準備好就可以開始之前他就搶先,「再讓我調適一下。」我們三個面面相覷,沒這麼緊張吧!我們比起舞蹈組臭臉的老師根本像是天使一樣了。所以把他叫上前聊個天希望他別這麼緊張,聊完將近十分鐘的天知道他從小到大搬了很多次家英文會講一點點我現場來了段英文會話大考驗,然後也知道他求學過程中遇到什麼挫折以及有什麼成就就差不知道有沒有打德國麻疹或三合一疫苗了,然後問他還緊不緊張,「很緊張,你們看我腳還在抖。」說著說著幾乎要掀起褲管證明他沒有說謊。

 

然後是舞蹈組。一個考生不僅自己跳,還帶了兩個伴舞的,表演蕭亞軒的【代言人】,一開始就看的出這兩位伴舞的有一位對舞比較熟一位對舞比較不熟,說起來兩個都不算太熟,一邊唱一邊跳的同時,比較不熟的那位一直在瞄比較熟的那位,即使明明比較熟的那位是在比較不熟那位的大後方,他依然死命扭過頭看對方的動作,評審笑到快內傷的同時,比較熟的那一位顯然漏了一拍也慌亂了,兩個伴舞的對看了一眼,其中一個用氣音說,「欸,走了走了。」然後,兩個人像螃蟹橫行一樣在評審面前從這位考生的背後溜了!開了門之後還回頭看看評審有沒有在看他們,評審們根本已經抖到要抽筋了,最妙的是,這位考生依然渾然不覺還賣力地在前頭跳個不停。一直跳到某一段似乎是她要往後倒後面兩位舞群理論上要扶住她之類的舞蹈動作,一轉頭才赫然發現,「咦?阿郎ㄌㄟ?」

 

我們聽到這故事時大家笑到東倒西歪,如果這考生有考上,我一定要問她,「你現在和那兩位伴舞的……嗯,你們,還是朋友嗎?」

 

 

 

 

註一:說出消防隊員時,評審老師之一的我在心裡OS,「難怪漢草這麼好!!」熟女果然是熟女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jiun82 的頭像
jejiun82

我們來唱歌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