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是卡門,也就是我,頭髮太直了很像良家婦女。右邊是情夫,左邊是鬥牛士。

從0801寫完上一篇網誌到現在開始長草,我到底都在做什麼呀?

鏘鏘鏘鏘!【雄友夏日音樂會】就是我從那時到現在一直在做的事。

其實早在七月底就開始雄友夏日音樂會的排練,我當時因為三年沒回台灣的小阿姨還住在家裡,每天都有聚不完的餐和排的滿滿的行程,每次要敲我的排練時間一定給雄友的弟弟妹妹很大的煩惱,可是除了家裡有遠來的客人之外,我當時一直想,「為什麼要這麼早就開始排嘛?要唱的歌我都在美國唱過好幾次了,頂多音樂會前在和其他歌手合一下就好了呀,幹麻勞師動眾兩三個星期前就開始敲時間排練…」自己以為自己很厲害不用多少時間準備就可以上台的大牌,簡直愚蠢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結果呢,大錯特錯,現在想起來,我還真希望當時有早點開始。因為這場音樂會的重點除了唱歌之外還結合了各種其他的元素,美術舞蹈流行音樂音響燈光通通都是賣點,還有,我要跳舞。

我要跳舞。對,又寫了一遍表示我當時的驚嚇,我並不是不知道我要唱卡門裡的哈巴奈拉舞曲,也並不是不知道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高老師已經跟我提過要跳舞的事,我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

跳舞很難嗎?其實也還好,我三歲就學舞,當時的老師還和我阿母說我的筋骨柔軟很適合以後跳芭蕾,相冊裡還有小時候我穿著芭蕾舞衣覺得自己是天鵝湖裡的天鵝的夢幻照片,我也的確有模有樣的學了好幾年一直到國中因為時間不夠鋼琴舞蹈只能選一樣不得不放棄,現在想起來當時會放棄舞蹈好像是因為我國中胖的不像話,制服的百褶裙一穿都看不到摺痕全部撐成一片裙還自以為豐滿,穿上舞衣簡直是天大的悲劇,乖乖停掉認真彈鋼琴才是王道;結果後來因為人懶惰鋼琴也沒認真彈跑去學唱歌,人的命運真果然神祕。

總之跳舞本身有其難度但不是不可能的任務,難的是要唱歌,又要跳舞。結果,後來發現我小看要跳舞這件事了,就算是只要跳舞不用唱歌我依然做不到,因為我不知道在長大的那一瞬間突然成了肢障國的皇后,和全國上下比賽過才贏得皇后頭銜的那一種。

還有,困難的第二點是,要教我跳舞的人是一個無敵大帥哥。大小姐我向來就對帥哥沒有免疫力,我一開始會看上小克也是因為他帥,反正我在還沒有去學跳舞之前就已經知道這個老師是誰了,所以臉紅心跳到了舞蹈教室發現老師除了比我小很多不會有殺傷力並且其實是個搞笑的角色(洪老師對不起)整個人赫然開心了起來。

第一次去排練我簡直被自己驚嚇到回家睡不著一直反覆問自己,「沒有跳舞的這幾年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帥哥老師不斷的糾正我站立的時候駝背走路則是同手同腳並且自己不自覺,剛開始被老師糾正除了丟臉之外還外加不好意思,畢竟老師年紀小歸小孩畢竟還是帥哥一枚,被當面指正我還是有自尊心受傷害的問題,努力想要辯解卻發現老師說的都是真的,心碎啊!

(家裡電腦不乖一直掛,來看幾張照片好了。內容待續喔!)



這位就是一直反覆糾正我同手同腳的帥哥老師。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rmeC
  • 耶! 喆君要當經典女主角了! 是原來歌劇的交響樂版本還是有加流行元素<br />
    呢? 好想聽你的哈巴內拉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