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真的過的很快, 怎麼覺得我和妹妹還在Halifax和她的Fenwick Tower的朋友們hang out, 一下子她已經踏入社會上班快滿兩年了, 而我也在Baltimore待了很久, 久到我和我們家附近Maryland Insurance Company的守衛都變成好朋友, 每天經過他都會很貼心的祝我有美好的一天, 然後加個對我的稱呼, 通常是Sweetie或honey (美國人真的很愛用honey和sweetie, 隨便去超市買個東西, 收銀員也都hon來hon去, 就算你是男的也一樣), 看他的心情而定,有時心情好一點,我還聽他叫我過My gorgeous young lady!!!!

那時怎麼會去Halifax的呢? 這真是個很長的故事, 我的妹妹喆雅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叫佩珊, 這個佩珊從小就是個資優兒, 做什麼都可以得第一名; 她在大二那年決定想申請台灣政府和加拿大的交換學生計畫, 然後很好心的通知了她的青梅竹馬, 也就是我的寶貝妹妹一起申請, 不過具我所之, 我妹妹根本從一開始根本就是抱著因為佩珊很好心所以不好意思辜負她的誠意的心態在準備, 考試啊交簡歷啊什麼的都是如此, deadline過後也就忘了, 沒想到, 就讓她好運的摸到一間遠在加拿大東部一個叫Halifax的城市的學校(其實這樣說應該也不公平, 因為喆雅從小英文就強, 又不怕開口, 考大學時差一點點就因為英文夠高分就可以讀外文系, 所以她的英文應該為她加了不少分吧, 我想)…..

我還記得通知來的時候, 我們全家完全是驚嚇到傻眼, 第一是因為居然考上了, 第二是, 我的媽呀!!! Halifax在哪裡? 還好那時佩珊的爸爸媽媽, 也就是我們的家庭醫師和家庭牙醫, 從小看我們長大超親的長輩, 發揮了大愛的精神, 幫她打聽到那裡有一個佩珊爸爸認識的朋友張醫師, 雖然完全不認識, 不過至少知道是個台灣去的朋友, 心理上也稍微放心一點, 所以她包袱收一收就這樣走了

在喆雅去Halifax之前, 我 佩珊和她三人其實是先在美西玩了一趟之後, 到了溫哥華待了幾天才分手, 佩珊前往渥太華 (她當然也考上了, 而且是在加拿大首府的學校, 真不愧從小就是資優兒啊!!), 我和喆雅就興沖沖的往Halifax 出發了

以上其實都是題外話, 因為我的重點其實是要說我第二次在我的audition tour中飛上去找她的那段旅程, 不過既然都說了, 就簡單講一下剛到的情況好了, 我只記得冷的要命, 那時是八月底欸!!!! 冷的我長袖都不夠穿, 其他的印象其實有點模糊, 只有記得張叔叔在我要回台灣那天送我到機場, 我和喆雅在當場哭的淅凓嘩拉, 現在想起來還記得當時心裡難過的感覺, 畢竟我們姊妹長這麼大沒有分別這麼久過, 尤其是跨洲欸!!! 時間都顛倒了……

不過她適應的很好, 我第二次去的時候折雅儼然是Fenwick Tower(她住的地方)的小公主, 因為她好像是當時倒數第幾小的, 所有來自世界各國(大多數是歐洲的國家, 那應該是她開始傾向歐洲over美國的開始吧!!)的人和她都處的好的不得了, 有很多朋友在四年後的現在都還有在連絡,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 她的房門從來沒有一個時候是關著的(睡覺時當然除外啦), 永遠都開著, 而也就真的總是有人往她房間跑, 男的女的都有, 有些人根本只是進來坐一下, 隨便哈拉幾句就又走了, 我剛去找她時感覺很怪, 老是覺得沒有隱私(我不是一個friend-oriented的人), 不過幾天下來除了慢慢習慣之外, 也發覺了我的妹妹和我心裡想的那個人已經不一樣了, 她現在不僅獨立, 而且instead of是我們家最小的那一個, 她現在居然當起Fenwick中許多人的精神導師, 我剛發現時還小難過了一下, 想說這個在家裡星期天早上要叫八百遍才會動一跟手指的妹妹怎麼一下子長這麼大啦?! 時空改變人的力量還真是大的不可思議啊! 現在想起來當然是好事, 只是我都還記得當時心裡酸酸的感覺…….

jejiun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Julia
  • 好感人唷!!那一年在加拿大好多事我都忘了,你倒是提<br />
    醒了我那一年的許多心情 - 我只能說,你的記憶力真好^^ <br />
    <br />
    我倒是記得我們清晨剛到張叔叔家的時候,我被他們安排<br />
    我們睡的那間房間(床墊在地上+兩個吵鬧不休的小鬼頭)嚇<br />
    到,不過由於太累了所以還覺得有點幸福,直到隔天睡到<br />
    中午起床後張叔叔從學校回來說「咦,我剛經過教學大樓<br />
    的時候看到有"交換學生新生訓練"的牌子耶,你不是也是<br />
    交換學生嗎」才從幸福的感學中覺得有點不妙 - 所以說我<br />
    那時怎麼活過那一年的我到現在也還一直覺得霧裡看花模<br />
    模糊湖的,竟然就這樣過了! - 我還記得當所有的交換學<br />
    生都已經搬進Fenwick後我還想跟你住張叔叔家,他們要去<br />
    跳舞我也不想裡他們,還有likewise,我也記得你要回台灣<br />
    的那天早上的慘狀,兩個戴著眼鏡眼睛紅腫的人悲傷成一<br />
    團,現在回憶那樣的心情還是悲從中來...(默默哭起來了)!<br />
    <br />
    那年的經驗讓我成長不少,除了發現世界無限遼闊之外就<br />
    是如何在沒有你跟爸媽在身邊中過活(白話:獨立)囉,不過<br />
    有些是永遠不會改變,我還是我們家最小的一個,星期天<br />
    也早上也一樣要叫八百遍才會動一跟手指頭.....
  • chichunchan
  • 妳雖然還是我們家最小的 一個 但是已經在不知覺中變成講<br />
    話最大聲的一個了 不知道怎麼發生的 世界真奇妙
  • pro-Dad
  • 看你們姊妹這種心情敘述<br />
    既安慰又不捨<br />
    作父母的在子女出國留學這件事上<br />
    能夠幫忙的實在有限<br />
    所幸我們家的感情還維繫的滿緊的<br />
    不管任何人在任何地方<br />
    都會牽掛懷念祝福著對方<br />
    尤其是你們兩姊妹<br />
    我覺得滿心慰的
  • chichunchan
  • 你們幫的已經太多了 不用想什麼實在有限 這種客套話就不<br />
    用了啦 我們都各自過的很好的呀 還是拜你和麻所賜的 所<br />
    以呢 好好來看文章就好了 偶爾欣慰一下也可以..... :)
  • pro-Dad
  • 不是客套話<br />
    是真的這麼想
  • chichunchan
  • 好啦 真的這樣想也可以 不用講出來的啦 欣慰欣慰就好了 <br />
    我們都長成大隻又勇健了啊
  • 敬堯安德森陳
  • 我高中一個要好的同學高三時就到Halifex這個地方,我那時<br />
    因為跟她常聯繫也多少知道那裡的狀況,華人超少,天氣超<br />
    冷,在北美東部,很遠,跟我門日夜顛倒...但是環境很好...但<br />
    是有點好到無聊....現在想想...那時候還差一點飛去找我朋<br />
    友...在台灣還遇過一位外國人...,聊天之中.Halifex從我口中<br />
    脫出,他很驚訝...大概那個時候是真的比較少台灣人知道那<br />
    兒吧!!!看到你的Halifex...讓我也衝溫起我與那高中同學的聯<br />
    繫...
  • chichunchan
  • 哈哈!敬堯,你真不愧是我最愛的學弟,每一篇都幫我留<br />
    言,繼續保持吧!這樣我寫起來也比較有趣一點!<br />
    而且,你居然在這麼早的時候就知道Halifax果然有常旅行<br />
    的人就是不一樣呢!